返回列表 发帖

我们这的俗语是有文化,真可怕...= =
话说最近洗衣机的貌似很流行...我去度娘那看看具体什么意思...=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我穿过客厅打开房门,目暮警部、一个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他们身后是一辆比中型巴士短不了多少的奥迪Q7鸥翼加长版。和车头的标志一样,如此长的车身也只有四个轮子,看上去总有种坐上会折断的感觉。我虽然不仇富,但仍然不无恶意地猜想一会儿这东西如何在米花路的小巷子里掉头。

“目暮警部,请进。”我把他们让进客厅,“博士已经休息了,就不出来了,请原谅。”

“哦,没关系。我只是做个中间人而已,事情主要是他们和你谈。”目暮警部说道。

“呵,是我们冒昧了,还请原谅才是。”目暮警部身边的男人说。
打开沙发脚桌上的一盏小台灯,分宾主落座后,我端来了热茶,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怎样称呼,找我有什么事情?”

“哦,我叫海野重造,目暮警部是我的朋友。开门见山地说吧:我的女儿得了绒毛膜癌,ⅢB期,我是来请你救她的。”(礼炮:《猫眼三姐妹》里的反扒刑囧警,只用名字而已)

“我很遗憾,但你应该找医生而不是我。何况,现在绒癌的化疗药物进展很快,希望还是很大的。”我挑挑眉说道。

“抱歉,我插一句嘴。我是海野小姐的主治医生,她的肺部播散片状阴影总面积已经超过了一侧肺野的三分之二,主流化疗药物效果并不理想,所以……目前是保守治疗。”同海野重造一起的女人开口。我明白,保守治疗是无能为力的同义词。

“这么严重啊,发现太晚么……海野小姐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我已经有点明白他们来找我干什么了。

“海野枫,二十四岁。”海野重造对我突然问这个与现阶段话题不符的问题有点诧异,但还是做出了回答。

于是我掏出手机,给新一发了一封邮件:“打电话给伊邪那美,让她查查海野枫的寿命。再问问她,如果我想给一个人加寿命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在期刊数据库中查找文献时发现了您撰写的关于您合成的药物控制细胞逆向凋亡原理及效果的论文,感觉对于肿瘤的病理生理学过程作了十分独到的理解和描述,因此想和您合作。”医生继续说道。(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娜美也用手机?信号问题怎么解决?O.O

TOP


...
贿赂...= =
红果果的...=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礼炮太勤奋了。。。
我昨天半夜刚看完。。又有更新了耶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TOP


“可是你们也知道,药品的研制周期不是一两年就能出效果,从描述的海野枫的肿瘤病理学分期看——请恕我直言——她恐怕很难捱过三个月。”我给他们泼冷水,在昏黄的微光中恐怕显得很没同情心。

虽然我已经研究出了应用APTX4869促使肿瘤细胞恢复凋亡和逆的机制甚至已经在实验室里建立了抑制小鼠肿瘤的用药疗程模型,但毕竟只是小鼠,不是临床试验。尤其,这是APTX4869,副反应难以预料。而造成的两个意外结果中,一个和他们正谈话,另一个已经死掉了——虽然不是APTX4869造成的,但还是死掉了——正不知道飘在哪里打电话。

这时新一的邮件也到了:海野枫的档案寿命是四月七日,如果你要给她增加寿命会影响地府与现世的平衡,有可能造成严重的连锁反应。但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伊邪那美说死后你的魂魄需要听从地府的安排以抵消影响,不过她保证不会对现世的你造成任何影响。另外她让你自己决定,不许别人——包括我——给你出主意。

我慢慢呼出一口气,盯着手机邮件看了又看,又抬起头对着医生看了又看,再把目光转到海野重造脸上看了又看,直到他们不自在起来。

“我们知道病情不可能等到药物成功,但我们可以拖延时间,直到药物成功。”医生把手中的杯具放回茶几上的杯托里,再次开口。
“你们还真是惦记上我了啊……”虽然我很快明白了话中的意思,但还是有点惊愕,“不知道警局的法医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大学同学,看来您猜到是他介绍我来的,他没有来是因为目暮警部和您更熟悉。聊天中他提到配合您安装了一套尸体保存装置,细胞保存液尤其让他对您的才华钦佩。加上您的论文,我就想到了能不能把那套东西改造成冬眠装置,让海野小姐进入冬眠极低代谢状态,等到药物成功的那天。”

“这事情我得考虑考虑把握,”我有点犯难,“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一个不小心反而会适得其反,何况……”

现在我终于明白“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的含义了。不是阎王不讲情面,而是干预之后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种蝴蝶效应的后果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可能上演2012真人版,也可能只演个预告片,但风平浪静怕是不大可能。(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但他们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海野重造说道:“关于治疗费用的问题,宫野小姐不必考虑,我会提供一切资金,唯一的要求就是请尽全力。”

医生两眼放光,搓了搓手道:“能让我也参与治疗研究么,我愿意做您的助手。”看来这也是一个热衷科学研究的医生。

“既然如此,我尽力而为。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能把您的女儿救过来。”我喝干杯中的茶,下定决心说道。

“那是那是,宫野小姐只要答应,就有希望了。”海野重造也兴奋的搓手。

我给新一发邮件:请你转告伊邪那美,我死了以后,魂魄听她安排就是。

然后我站起身在客厅里转了两圈,又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列了几个式子算了算,开口问医生:“做过切除吗,还有,做过CAV-1基因表达程度检测吗?”(刘惠宁,蔡净亭,林秋华,等.Caveolin-1与绒毛膜癌侵袭力之间的关系[J].中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33(4):331-337.)
“没有做过切除,也没做过CAV-1基因表达程度检测。”医生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袋病历资料。

我大概看了一眼,了解了基本情况后说:“检测等到了这里直接做好了。那么你们什么时候有空,把海野枫带来就好。”

“那么宫野小姐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比如购买仪器的资金之类我预留一些?”海野重造问。

“请下次来的时候买五万日元的冥币带来好了。”我还没说话,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我一捂脸,坐回沙发上,早知道我就把客厅里的灯全打开了,省得新一这家伙捣乱。

“啊?”对面的两人莫名其妙,“冥币?”

我赶紧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没什么,你们可能听错了。”

“不可能啊,我听得清清楚楚。”医生疑惑地看着我。

“既然宫野小姐说了,我们照办就是,应该自有道理。”海野重造坚定地说道。

“啊啦,目暮警部您来这里都没怎么说话,光喝茶了。”我赶紧岔开话题。

“哦,没关系。我只是做个中间人而已,事情主要是他们和你谈。”目暮警部皱眉头思考,我猜他一定在想刚才的声音到底在哪里听过。(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应该开始重头戏了吧~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顶之~~··

TOP


“其实这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复杂,”我把他们送上汽车时在窗口对医生说,“静点冬眠制剂八小时之后直接扔进等渗细胞活性液里就好了。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由叫出声来。

“怎么?”海野重造问。

“没什么,突然想到些东西,”我勉强笑笑,“和这事没关系的。”

比奥运少一个圈的“中巴”费力地倒出米花路开走了。我关上门和客厅的灯,坐在黑暗中的沙发上恶狠狠低声道:“新一你给我出来!”

“什么事情啊?”他从墙里面飘出来。

“我接下这个事情你是不是很高兴?”

“我不高兴也不难过啊。”他明显露出装傻的表情,“我是死人,就算和一个裸体的年轻女性泡在同一罐溶液里,又有什么可高兴的。两个人只有半条命,还都是为了活下去,难道这你也会生气?还不允许同一罐溶液,同一个梦想么?”

“我没生气,”我噗嗤一笑,靠在沙发上,看他轻飘飘地落在我身边,轻声道,“只是习惯了不由自主想和你拌嘴。”

“其实我也是。”他打量了我一些时候,开口道,“自从我死之后这些日子,志保你有点变了。”

“我一点都没变,”我看着黑暗中微微发亮的他,端起茶杯,却发现早已喝干了,只好又放下,“或许变的是你的感觉。”

“你我一直在改变,只是思维的惯性一直拒绝改变而已,但仍旧在变。”他飘到我面前,用前臂支着脑袋,侧躺在空中,“没有变化是因为每天都见面,微小的变化不易察觉,隔上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的。”

我也慵懒地倒在沙发上,像DNA的两条单链一样和他反向平行,说道:“难道这两个月我们分开过么,还是以前分开过?”

他笑了笑:“似乎没有,自从碰到你之后,还没分开超过一周时间的——当小学生不好请假。”

“无论做什么都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自然也和你在一起:野营、温泉、探险……那时比现在轻松许多呐。”我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说道。

“阴险!”他突然恶狠狠地吐出两个字。

我有些诧异地看他:“什么意思?”

“温泉、内裤。”他一脸幽怨地盯着我。

我死命拍着沙发,无声狂笑道:“色狼!”

他恼羞成怒:“谁是色狼啊,我的身体难道是自己脱掉衣服走进保持液里的?”

“阴险!”我忿忿道。

“色狼!”他回击。

Oh, my love, my darling. I've hungered for your touch…博士的房间里忽然传出一阵轻轻的音乐声。我们两个同时一愣,看向博士的房间。不一会儿,音乐停了,他略带迷糊地走到客厅,打开茶几上装着降压药的瓶子倒出一粒药和着水吞了下去。

“你们两个还没睡啊,嗯,早点休息吧。”说完,博士又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绝对是故意用这个闹钟的。”我坐起来,用鄙视的目光看向博士的房间。

“绝对是故意的。”他表示同意,忽然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你怎么也直接叫我名字了?”

我一时语结:“我不能让你占便宜,得找回来。”

“哦,你可真不吃亏啊。”

“我要去睡觉了,晚安,阴险!”我冲他摆摆手,向卧室走去。

“我也睡了,晚安,色狼!”他嘻嘻一笑,飘到天花板附近不动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阴险!色狼!

话说同泡好像是很雷的…………死了也不自在= =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看得可真...温馨... =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俩人都没事偷着乐……= =

TOP


第二天一早,海野重造把海野枫送来了。为了不产生纠纷,我让他们签了几份文件。

随行护士为海野枫抽了血,几十分钟之后检测结果出来,我看结果尚可。医生又把我开列的药品在实验室里配制成冬眠制剂溶在葡萄糖盐水里,给海野枫挂上。

等待的八个小时里我也没闲着:原来的保持液只是一人份的,现在新一多了个邻居,还要再追加。医生的任务是观察监测,待到各项指标都达到标准之后就可以放进保持液里了。至于博士,则在一旁生闷气。因为今天本来是每两周一次午饭可以吃炸虾的日子,事情忙成这个样子,自然是泡汤了,只能用外卖解决。

晚上七点多,海野枫身体机能各项指标均达到预计值,陷入深度睡眠,可以浸入保持液了。于是护士把海野枫用担架抬到了地下室,等候我的指令。

我把她身上的各种管子都拔掉,吩咐护士:“你们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轻轻放进这个标本槽里——所有的男性和非人类请离开地下室。”

然后我马上就收到了邮件:“你不用特别针对我吧,我又没在地下室。”

我使劲按键盘,回:“没在地下室你如何听到的?再说,如果你敢说‘你’真没在,我就把你的身体弄走,把标准间标本槽给海野枫改成单人间。”他的嚣张气焰一下子就消失了,表示乖乖服从指挥。

护士把一丝不挂的海野枫放进标本槽里,我在她身上接好了生理监测。她和新一不一样,她即使代谢极低,但也还算活着,所以监测是必需的。但不用给静脉营养了,之前那点葡萄糖足够她五年的消耗。嗯,必须提一句,海野枫是个长发高挑Pretty的妙龄少女,虽说因为化疗药物头发和身材已经大不如前,但还是可以看出相当不错,比我只差一点点。

然后?然后我们就走了,留下两个青年男女“坦诚相对”。我不担心,一点都不担心,新一已经死掉了嘛。但我决定为了新一的魂魄以后不出问题,要时刻监控他的动向。

临走时医生询问我能不能用这次实验数据写论文,我委婉地拒绝了。开玩笑,要是以后老是这样,我死后魂魄岂不成了给地府砖窑烧砖的?海野重造要把他那辆比奥运少个圈的汽车送给我,我也婉拒了。开玩笑,那种似乎坐上去就断掉的汽车有什么好的,再说我只有小轿车驾照,不会开公共汽车啊。(礼炮:请参考山西黑砖窑事件)

最后我只接受了这次的实验材料费和经过我压价后的一半报酬,另一半等药物成功见效之后再支付。但即使一半的报酬也相当可观,反正博士拿着那张银行卡一直笑嘻嘻的。新一也想感受下手里有三千五百万日元是什么感觉,但他现在连根鸡毛也拿不起来,只好作罢。(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各种暗示……

TOP


各种犀利......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礼炮给力!!
笑死偶!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Reinhard von Lohengramm

TOP


各种无语= =粗炮粗。。。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海野枫泡进去的第五天、我正在客厅喝着茶看早间新闻的时候,新一突然出现在液晶电视里,吓了我一跳,手中的杯具差点悲剧。

“刚才伊邪那美打电话来说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清,十五分钟以后她到现世,就可以引魂回魄了。”他兴冲冲说道。

我略带不快地说道:“别把整个画面都占了,去画中画里呆着。需要我做什么准备工作,把你的身体从标本槽里弄出来吗?”

他撇撇嘴,在右下角开了一个画中画钻了进去:“她说什么都不用管,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完事我自己找你去就好。”

“好吧,记得来找我之前发邮件,不要直接从墙里出来。”我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台。

“那个时候我还能翻墙吗,就算洋葱头现在都不好使了,何况我呢……”他讪讪道,“那我去地下室等伊邪那美了。”随后他从电视后面飘走了。(请参考墙屏蔽Tor的事件)

“去吧去吧,记得出来的时候别把保持液弄出来,那东西很贵的。”我不耐烦地摆摆手,他正好把一句字幕的后半部分挡住了。

我本该料到今天的电视必然看不好的,但我没想到会如此糟糕。真的,非常糟糕,从听见地下室的大叫我就该想到的。(礼炮:又见祥林嫂)

听见大叫,我跑到地下室,里面没人,这很正常,伊邪那美我应该看不到才对。但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然后就发现问题了——

工藤新一还在保持液里维持那个死样子泡着,但海野枫却用两只手趴着标本槽的边缘,努力地想出来,身上还连着生命监测的电线。

我大脑停止工作了一分钟,一片空白,然后就看到一个女人缓缓出现在空气中,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叫:“让我查出来魂魄派遣处今天谁值班,我一定扣他一年奖金!”

我目瞪口呆地指着已经爬出标本槽的海野枫,再看凭空出现在地下室的女人,讷讷道:“难道是……”

“你猜对了。”女人右手扶额,无奈道。

“你就是伊邪那美?”我问。

“是。”

“这个算海野枫还是算工藤新一?”我指着面前穿着“人皮紧身衣”、带着想让人海扁一顿微笑的少女问。现在的她和五天前相比,一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直到腰间,身材也凹凸有致,根本没有了化疗药物的影响。

“海野枫的身体,工藤新一的魂魄。”她回答。

“我说怎么觉得胸前有点沉呢……”外包装是海野枫的工藤新一恍然,然后尖叫,声音很亮很好听,“什么,我……”

“你先闭嘴!”我和伊邪那美一齐冲“他”吼。

“哦哦……”他讷讷把嘴合上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一定要扣奖金,一定要扣!XD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