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纯粹从我个人猜测的角度看,他遇害的时间不会超过上午十一点。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总是要去厕所的,而尸体并没有失禁现象,说明他的膀胱内还没有积存尿液。综合一个人的日常活动和生理规律,如果遇害时间比较晚的话,死后一段时间膀胱括约肌松弛,必然会出现尿失禁现象。但如果死者此前长时间没有摄入水分,那么这结论就根本是错的。既然是猜测,那么暂且认为死者是在上午十一点之前遇害。前九个人都是十一点前出现在录像里的,只剩七个人。”

“对啊,果然合情合理。”上杉和也惊叹。

“喂,这完全是知道答案之后再努力往上面靠,难度和找出答案根本不同,本质上就是开外挂。”我一边翻白眼一边对上杉说。

“那也很厉害了,这位侦探推理能力这么强,又美丽大方善解人意,肯定能给我报仇!”上杉和也高兴道,“你大概比不上他吧?”

我郁闷、我羡慕嫉妒恨:“你刚才说的那些形容词,除了稍微漂亮一点之外,哪一个适合她了?漂亮女人果然受欢迎啊。”

志保又接着说道:“剩下的七个人里面,有三个也不可能。因为他们穿的衣服是浅色的,从现场出血量可以看出来,血液必然会溅到凶手衣服上。即使录像离得远也能很容易看出来,因为反差很明显。”

“没错,小哀你说的很正确,现在只剩四人了。”博士咳嗽一声。

“最后就更好办了,这四人中两人是一起的,估计是来找卫生间:进来时特别迫切,四下张望,一个人突然指了前面一下,然后就跑起来了;离开时就是走的,而且显得轻松多了。”

“最后两个人是如何排除的?”目暮警部来了兴致,问道。

“剩下两个人就不能用排除法了,但相比之下,那个清洁工疑点更多:身着藏蓝色的深色工作服、每天都来进行打扫,对这里的情况相对熟悉。并且,目暮警部你看到了么,那个清洁工进来的时候是提着装扫把和墩布的桶,而离开的时候是抱着的,这可能是他想隐藏前胸的什么东西。”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那个清洁工为什么要杀你?”我一边为志保暗挑大拇指,圆谎圆得太圆满了,一边扭过头问上杉和也。

“我上班以后在网上看我喜欢的一个外国舞蹈家的视频,正好他进办公室打扫卫生,说我看的是垃圾。”

“估计当时不会这么委婉吧。”我冷笑。

“是。”他老实地承认了,“我和他就吵了起来,最后双方居然都失去了理智,开始动了手,再然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真看不出你还是个追星族,我很好奇你看的是谁的视频,居然能到这种地步。”(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难道看Lady gaga的视频= =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莲花姐姐。”(礼炮:你们懂的)

“……”我一时无语,第一次体会到了死掉的好处,要是我还活着,我肯定生不如死,而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刚开始我是很同情你的,但很抱歉,从现在起我认为那位清洁工更值得惋惜,他开始只和你吵架已经相当有忍耐力了。”

“……”

“但愿你下一世的审美观会……嗯,正常一些。”我已经不知道该对这起荒诞的杀人案作何评价了。

这时高木警官也把那个清洁工带到了现场,志保和目暮警部正对他进行询问。以我看来,这种没有预谋,没有过于复杂手法的案件,只要稍微审讯下,嫌疑人就会全部交待了。果然没出十分钟他就交待了犯罪事实,看来开着外挂就是比自己摸索要简单。我使劲摇摇头,暗暗对自己说:绝不能有这种偷懒的思想,推理还是要靠自己,不能总是听“鬼话”。

“那位……是不是魂魄接引处的?我第一次死掉,不知道魂魄接引员什么打扮。”我看见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空气里,一面努力辨认相貌,一面对上杉和也说。

“我也是第一次死掉,或许吧。”他说。

那人影一面逐渐清晰起来,一面向我们飘过来,这时我看清了来人相貌:一头利索的短发,有点像墨鱼,个子不高,一副看上去很严厉的眼睛,而且——又是一个女人!

“你是……?”上杉和也问。

“我是北东京区分管米花、杯户、空囗座町的魂魄接引员,我姓朽木,名露琪亚。”(礼炮:请喜爱《Bleach》的童鞋们原谅俺的恶趣味吧)

“哦,朽木小姐你好。”我打个招呼。

“你们两个谁是上杉和也?”上杉指指自己后,她继续道,“很遗憾你已经死了,我负责将你的魂魄接引至地府。这是我的工作证。”她拿出一个很精致的小玉牌,上面雕着“地府接引”四个字。

“啊!”我大叫一声,“我都没有看伊邪那美的工作证,她要是个骗子怎么办?”

“你认识我们总裁?”朽木好奇地问。

“呃……就算认识吧。”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你们管她叫总裁?那你们单位全称是什么啊?”

“地府魂魄接引管理派遣中心啊,你怎么会认识我们总裁?”她一边说一边凑到上杉和也眼睛上看了看,“是上杉和也没错。”我有点明白了,这似乎是地府确认魂魄身份的方法。

“因为一点‘小’意外。不是说五天以后到么,怎么又提前了,你们地府总是这么安排混乱吗?”我说。

“嗨,别提了,地府魂魄管理系统出故障了,造成一个该活的家伙错误地被离魂散魄。本来已经修好了系统,可是刚才一台服务器又突然不工作了,只好从现世找维修人员。”

“修理系统这么快吗?”我表示怀疑。

“根本就没坏,维修人员到了只看了一眼就回去了,电源碰掉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莲花姐姐都出来了。。。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北东京区分管米花、杯户、空囗座町的魂魄接引员
======================================
看成了北京分区……

TOP


什么时候顶楼下载  养肥再看 开心 看了最新的表示没有看明白 各种插花

TOP


表示俺不行了~各种笑喷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Reinhard von Lohengramm

TOP


“不知道这次乔布斯会哪里出问题,冠心病?要是介入及时可能几小时就能醒。”我不无恶意的猜想。

“你怎么知道这些?”朽木露琪亚似乎刚刚反应过来我不该知道这些。

“你说的那个‘该活的家伙’,就是我。”我指指自己的鼻子。

“你就是工藤新一?”朽木露琪亚露出羡慕的表情道。

“是啊,我就是。”我实在不明白我有什么值得她羡慕的。

“这种事故很少碰上的,补偿措施可是极其优惠,哪怕引魂回魄到原来的身体上都是活五赠一,要是补在下一世可是活三赠一啊!”

“伊邪那美那个该死的女人,”我气急败坏地吼道,“她骗我是活十赠一!”

“‘该死’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该活吧?”朽木明白无误地表现出“你上当了”的表情,和志保的鄙视如出一辙,一模一样的死鱼眼。于是我气愤地掏出电话就给伊邪那美打电话:

“你为什么骗我?”我直截了当地问她。

“你自己连活一百四、五十岁都不选,那将近二百岁的寿命你会选吗,你自己说我这算骗你吗?”伊邪那美显然早就知道我会质问她,不仅不意外,反而应对自如。

“那活三赠一的条件你根本没说啊,还打了折扣。”

“再说了,我是给你个机会,让你自己明白些东西。说真的,注意你们两个很久了,要不是……小黑,你把这个批复送到轮回投送处那里去……喂,孟婆啊,你们记忆控制处扩编计划只能通过前两项,人员编制没问题,但新招人员工资只能你们部门内部自己解决……工藤新一,你刚才说什么?”

“……”我一时语塞,“那你至少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吧。”

“嗯,这倒也是。那这样好了,等办完手续引魂回魄之后,我给你这个身体附加一个特殊能力好了。”

“什么能力?”我不禁有点好奇。

“到时再说吧,你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挑一挑。”

“这还差不多。”我觉得这样比单纯的增加寿命划得来。

“没别的事了吧,我挂了。我在日本接电话可是国际漫游,话费贵得很。”

“等等,魂魄打电话也要花钱?”然而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我只好翻翻白眼,已经习惯。

“这不是废话吗,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你使用服务当然要交钱。”露琪亚在一边搭腔。

“那到了地府,钱从哪来?”上杉和也问。

“像你这类马上转世、只在地府短暂停留的,也用不了多少钱。主要是转世手续费,靠现世烧的纸钱足够了。”露琪亚边说边边拿出一张似纸非纸的文书,示意上杉和也读完之后签字。(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北东京区分管米花、杯户、空囗座町的魂魄接引员
======================================
看成了北京分区… ...
泷西 发表于 2011-2-8 23:15



    北京东城区么?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北京东城区么?
lipaoliuhao 发表于 2011-2-9 20:01



不是,只是把东字落了……

TOP


“可是现世的纸钱要多少有多少啊,都上千亿的面值,”我不解,“不够随便烧一张呗,这还有什么意义?”

“看起来是要多少有多少没错,问题是到底是有总数的,现世也要用钱才能买来冥币烧掉,归根结底消耗的是人类劳动。但正因为钱多,所以地府物价高得离谱,比如刚才你打的那个电话是国际长途,打了大概两分钟,地府要七千二百兆冥币。”(礼炮:兆,一后面十二个零,俺数学本来就不好,折腾了半天数量关系,要是有错误赶紧提出来,杯具啊)

“这么多……现世没法比啊,看来地府通货膨胀比现世绝对严重得离谱。”我瞠目结舌,“也是食品涨价、CPI上扬导致的?”

“你以为呢,经济规律是普遍存在的。”朽木露琪亚恨恨道,“有点常识好不好?在地府不吃东西又不会饿死,所以食品是奢侈品,用来解馋的。那点食品价格还影响不了冥币总量,那都是现世的人乱烧纸钱惹的祸,不过地府不叫通胀,叫通胀预期。”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热钱’流入,”我撇嘴,然后继续问,“可我刚死哪来的冥币?”

“人只要一离魂散魄,地府移动电话管理局会自动建立账号,为刚死的魂魄预存一京冥币通话费,一百五十封邮件之内免费。现世烧的纸钱也直接打进账号里,所以地府移动电话管理局也起银行的功能。”(礼炮:京,一后面十六个零)

“福利还不赖,”上杉和也点头,把签了字的文书交还给露琪亚,“这样我就能安心闭眼了。”

“你就算不安心也已经闭眼了。”露琪亚瞪他一眼,“签完字就走吧。”

说完,她把左手搭在上杉和也肩上,也拿出一张草稿纸一般的东西签个名字烧掉,然后两个人溶解在空气里。

“这次的事件又多亏了工藤和你了……”目暮警部习惯性地说道,随即觉得失言,急忙顿住,“工藤的事,我表示遗憾,但事已至此,请你们不要太伤心。”

志保目光凌乱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空气,实在无法确定我的位置之后就放弃了:“那个家伙死了就死了吧,还省了我不少事。”

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对视一眼道:“这件事的确很让人伤心,不过宫野小姐你要打起精神啊。”

志保笑笑:“我没事,真的,我只是不知道他要是在家里肆无忌惮的话我该怎么办。”

佐藤警官拉过博士:“博士,你还是多关心下宫野小姐吧,我看她受到的打击可不小。”

博士流冷汗:“她真没事。说真的,我也犯愁到底今天晚上要不要给新一准备床和晚饭的问题。”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继续面面相觑加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目暮警部叹气:“说真的,我原来还真没觉得工藤有什么优点,在命案现场进进出出也没什么感觉。可是他一不在了,真的感觉少点什么,他的优点也……还是没感觉到。”

我在半空中鼻子快气歪了,原来我和空气的存在感是一个级别的,都是只有缺少之后才能感觉的到。(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期待新文~
期待新的能力~
特异功能啊~嘿嘿~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希望新的能力不要又是忽悠他的|||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回复 73# panzerVI


    我觉得如果不是忽悠的就不符合文风了~
    只是看忽悠什么~嘿嘿~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目暮警部,我想把工藤的尸体保留两个月左右,户籍暂时不要销户可以么?”志保问。

“这个没问题,我会和户籍科协调。”目暮警部答道,“不过,难道你打算把工藤的身体在家里面放两个月?”

“是啊,我打算把他放在细胞活性液体里冷藏两个月。”志保说,从这一刻起我感觉自己和被泡在酒瓶里面的蛇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和标本差不多。

“这倒是没问题,只是我不明白留两个月做什么,两个月的追思会实在有点长吧。”

“这我一时解释不清,请原谅。另外,请在场的人对外不要公布工藤的死讯,原因我同样也无法说明。但请大家相信,我是关心工藤的,我不会拿他做实验。” 志保斜着一双死鱼眼说,但我却看见佐藤警官一边笑一边在偷偷擦眼泪。

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今天这个茶发的女人是那个平时没事和我抬杠、以打击我为乐、处处找我别扭的宫野志保?虽然最后一句还是在和我抬杠,但倒数第二句能说出“关心”我已经始料未及了,
原来一个人死掉并不是一了百了,很多活着的人仍然会惦记他,虽然有的只是念他生前的坏,但总归还是有人想念的,比如琴酒。但那种死掉之后很少人知道,也没有任何人怀念或者咒骂的,才真的死掉了,比如伏特加。

我突然觉得伊邪那美说的有些道理,要不是我‘死去活来’的,我和那家伙的关系还要维持那种抬杠找别扭的情形。对于其他人,恐怕如此情形不在少数,要是都靠电话漏电也太得不偿失了,地府也会损失惨重,光预存话费就得耗光财政预算。这个机会要是失去,恐怕是真的要走弯路,我觉得倒也没白死一回,起码——可以再死一回。

想到这里,我才记起我已经没多少话费了,赶紧给志保发邮件:“给我烧点钱,二十京,要不没有话费没法通信了。”

“烧钱?”佐藤警官似乎是无意看到了邮件,惊诧道。

“打错字了,是捎点钱。”志保擦冷汗,我也擦。(礼炮:请领会精神)

可佐藤警官是个容易较真的人:“二十京,怎么可能,天文数字啊?”

“呵呵,津巴布韦币而已,他去津巴布韦了,算起来两万日元而已。”(礼炮:网上卖的一百兆[一后面十四个零]面值津巴布韦币八块人民币左右,但这不是汇率,另外那种旧的津巴布韦币现在已停止使用)

“哦,原来如此。”佐藤警官似乎明白了。

“既然案子已经破了,我们就把工藤的尸体运回去了。”志保说,
“目暮警部,我说的事情就拜托了。”

“好,我一定会办好的。”目暮警部点头,把从冷库提尸体的手续单递给志保。

佐藤警官一边掰手指头一边念叨:“不对啊,怎么算都是二十万,这话费也太贵了……”志保赶紧拉着博士离开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
为什么看到后来感觉工藤给佐藤的感触大不了呢..=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
为什么看到后来感觉工藤给佐藤的感触大不了呢..= =
cola嗳 发表于 2011-2-11 18:50



因为佐藤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钱上……= =

TOP


佐藤警官自己也是个现实的人啊-v-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那么我回家了。”走到外面,灯光不那么强烈,我又可以和他们讲话了。

“一个人在那么空旷的房子里,不怕鬼啊?”她瞪我,随后吐下舌头,“我忘了你已经是鬼了,还是去博士家吧,和自己身体在一起会比较安心吧。”

“……”我翻白眼,今天晚上我没干别的,光翻白眼了,“你不怕我偷看?”

志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怕又有什么用,现在什么东西能挡住你?你要敢偷看,等你引魂回魄之后我让你生不如死!”

“……好吧。博士,晚上不用给我准备床和被褥了,我睡吊灯上就成,反正不会落枕和腰疼,也冻不死。不过志保,晚上我想吃咖喱鸡。”(礼炮:又见咖喱鸡)

“死人还要吃东西?”博士看我。

“解馋而已,不会转化成能量的。”我解释。

“也就是不会发胖了?”她突然来了兴趣,又看向博士,“博士你好像又胖了……”

“我可还没活够呢!”博士一边流冷汗一边摆手。我垂头丧气,真不知道面前这女人是怎么想的。

“还是想想怎么把我的身体弄回去吧,叫出租车是绝对不可能的,然后给我买两万日元的冥币烧掉。”我悻悻道。

……



四、窗前梳秀发



我和一个鬼在同一个屋檐下已经生活了一个多月了,最受不了的是他每天晚上都要去地下室看看自己的身体。看到耳朵什么的还完好无损,就很愉快地哼着小曲飘上楼了。他这种行径明显是对我专业知识的不信任。作为报复,调整溶液最佳配比时我会顺手在他肚皮上用记号笔记录数据,虽然他极力反对,但一个魂魄的反对是没有什么效力的。他睡觉的时候悬浮在走廊,这是我们经过实践确定的地点,这样可以把走廊的小夜灯卸掉,而且光比夜灯柔和。

此外,深夜我经常出门买宵夜,他也会陪我。主要目的是解闷,次要目的是防身。自从他晚上开始和我出去之后,米花町二丁目附近的小偷和强盗被吓跑了许多,这让目暮警部很高兴。帝丹小学、国中、高中也开始流传深夜会有一男一女两个鬼魂情侣四处游荡的故事,对此我很气愤,明明我是人,为什么说我也是鬼?那些没见过鬼的家伙们只知道谣传,由此可见,没知识真可怕。

现在他也摸索出了通过电子产品的视频交流方法,比费力地发邮件简单多了。只是每次我们说话说到太阳落山、他从视频里出来以魂魄形式接着聊的时候,我总是想到贞子。我曾经就这个问题问过他,若是把两台电视对在一起贞子会不会在两台电视之间进进出出。但只换来一个白眼:

“白痴,如果两间屋子的前门对着,你就只能在两间屋子之间活动吗?你完全可以从后门出来嘛。”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他会不会偷看我换衣服,但他比较自觉,从来不去我的房间,如果要去也会和我说一声,渐渐我也放松了警惕。只是从他反对无效之后,就开始故意在我换衣服的时候穿墙而过,我一时也拿他没办法,比如现在……

“工藤!”我穿着刚换上的睡衣在房子里面吼,“你如果再这样故意从我房间穿来穿去,我就开加强电场了!”

“千万别,”他从天花板上飘下来,“你以后不想看见一个弱智的我天天呆在你身边吧?再说我这次真不是故意的,目暮警部来了,估计找你呢,马上就敲门。”

“他这么晚来干什么?”我纳闷,但还是把睡衣又脱掉换上家居服。

“不知道,而且还有两个人同他一起来,开了一辆车。”他躺在半空中说道,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志保你身材真不赖啊。”

“出去!”我声音高了八度,“你个色狼!”

“我出去就是,干什么这么凶嘛?我和你说啊,老是这么凶会嫁不出去的。”他做个“鬼脸”,慢慢飘出去了。

“要你管,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反正还有……”我正一边脸红一边嘟囔,门铃就响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洗衣机版贞子……=v=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