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了个去。好多吐槽点从哪里开始好呢……
我先把凳子放到这里了。
天生我才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TOP


祝大家春节快乐!
=======我还是分割线========

我走到窗前捡起手机,双手扶在窗台上,眺望远方还有十几分钟就要下班的太阳,吐出一口胸中恶气,仿佛这样就能吐尽心中的不快和不安。

邮件又来了,发件人仍然是工藤新一。我无中生有地冒出一股寒意,拿着手机的右手不禁有点颤抖。

博士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怎么小哀,你哭了?”

“啊!”我大叫一声。于是现场所有的人全部被吓了一跳,刚才正在晃试管的法医看着地上粉身碎骨的试管恶狠狠地瞪我。要知道这种气氛下博士再配合以动作,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会尖叫,我也不能免俗。

“小哀你怎么了?”博士也同样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我让他看工藤的邮件。

“这……这……这……”博士像一台卡带的磁带放音机,机械地重复着,“新一他没死——是故意装死么?”

“装死还是真死我还是能分出来的。”话虽这样说,但我心里也忐忑起来,“他的手机一直在那里,没有任何人动过。并且这语气也完全是他的。那么是谁发的邮件,如果说是用模拟邮件地址的软件的话,邮件内容又很笃定地说明发件人就在现场周围并很清楚案情。不是他还能是谁?”

“那么这邮件是什么意思,‘到这层的厕所里面关上所有的灯并锁门’,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我的大脑现在正在高速运转,迟疑了几秒钟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走,博士,我们去看看。”

“好吧,反正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博士望着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坚定地说道。



“博士,如果我现在骂工藤,你会不会认为我对死掉的他很没感情?”

“不会,因为我也想骂他。这家伙既没说到底是东侧的厕所还是西侧的厕所,也没说是男厕还是女厕。哦,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新一,不过算了,反正骂也骂过了。”

“我认为是西侧的男厕。”

“何以见得?”

“既然他单独叫我们出来,说明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而西侧离现场较远,去的人会比较少。至于男厕还是女厕,以他男人的潜意识,不可能指女厕。”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博士没有丝毫马后炮的不好意思。

“那博士就麻烦你先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别人,没有的话我再进去。”

“好。”于是我们向西侧男厕走去。

博士先进去了,我在门口等他。几秒钟后,博士的声音传了出来:“里面没人,小哀进来吧。”

“喔。”我也走进去,顺便按邮件里的要求关了灯,同时在门外挂了“清洁中”牌子,又用清洁推车把门从里面顶上。

这里的卫生间没有窗户,只有排风扇以低功率缓慢转动,在黑暗中发出单调的哧哧声。站在黑暗中,只有门缝透过的一点点光,让我感觉很是怪异,总觉得有什么别的人在看着我。

然后我的手机又有了邮件,打开看,上面写着:我刚到,就在你和博士旁边,仔细看,但你和博士千万不要尖叫,请先把嘴捂严,切记。

我正纳闷他这是什么意思,抬头向身边看去,猛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微微发着乳白色的光芒,透过半透明的身体我还能看见博士。博士此时也发现了异样,同样惊愕地看着这个Aero效果的人说不出一个字。(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又更新了=W=粗炮粗。。。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鸭子俺强烈鄙视乃……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这个东西——或者说人也不是不行——看起来很像他。准确来说我不是从相貌上分析的,而是那种给人欠扁的感觉,因为这种一见面就带给我想海扁他一顿的感觉只有工藤新一才有,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志保,好久——哦,不对——半小时没见,你还好吗?”百分之五十透明度的工藤看我,“哦,博士你也来了?”

“啊,来了。”博士也好似做梦般,声音空洞得很。

“你不是死了吗,到底是人是鬼?”我的心脏猛然颤动了一下,终于不能免俗,问出了这句晚上八点档狗血电视剧里,男主角装死之后与女主角重逢之时的台词,只是现在不是拍电视剧……

“当然是鬼,我已经死了啊。”他习惯性地抓抓后脑立起来的那绺头发,但也只是一个动作而已。

“死了就好。”我点头。

“喂……什么叫死了就好?”他不满。

“我还以为我验尸结论是错的呢。”

“关于我的死因……”他欲言又止。

“是电池漏电,我知道。”我淡然道。

他捂脸:“这种死法实在是……”

“有够倒霉,除了埃斯库罗斯就是你了。”我接过他的话,他更垂头丧气了,想到他已经死了,我也低头不禁黯然道,“看来你是真的死了。我一直告诉自己是假的,你果然还是那么喜欢打击我啊……”

“志保……”他轻飘飘地靠近了我一些。

我猛地抬起头问他:“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这话也太像八点档电视剧了吧?”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却几乎快哭了——我也是女性,天生对这类鬼神事物免疫力不强,当然也稍微有那么半毫升的伤心作祟。

“好了,不和你们开玩笑了,”他想摸我的头发安慰我,但只是一只穿过我的茶发他的手,只好尴尬的笑笑,“说正事。”(罗大佑:山寨啊)

“那你还是装的嘛。”博士终于放松下来,说道。

“我真的死了……”他两手一摊,“别人都用地位金钱努力证明自己活着,我却要证明自己死了。”

“那刚才你说的……”我相当不解。

“可是没说不能再活过来啊。”

“你说你能死而复生,”我下意识想抓住他,但只抓了一把空气,脱口而出,“到底怎么回事?魂魄这种东西和科学有什么关系?真有地府存在?能让我参与研究吗?”

我看见他一边嘴角抽筋一边恨恨道:“伊邪那美那家伙纯粹骗人,这辈子不就开始研究了吗?”

“什么这辈子下辈子,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新一,快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博士也很迫切,我估计他想参与研究的愿望比我还要强烈。

“别的先不说,志保你先给目暮警部打电话,让他们不要对我的尸体——太别扭了——做任何事情,先暂时放在存尸冷库里好了。”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还是拿出手机打了电话,目暮警部表示一定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后他开始向我们详细讲述来龙去脉,从打电话到打电话再到打电话——从打给高木警部他接了到以后准备打给伊邪那美再到打给我我没接。

“难怪你现在才叫我们到这里来,原来是因为太阳刚落山的缘故。”博士恍然。

我打量着半透明的他:“照你所说的,尸体不变质腐烂就可以了?”

“应该是……”他挠头,“放到保鲜冰箱里就可以了吧。”

“什么叫应该?”我气不打一出来,“那是你工藤新一的身体啊,却要我来操心!又不是冷鲜肉,放保鲜冰箱就完事了,是不是还要排酸排毒啊?”博士在一旁吃吃笑。(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鸭子俺强烈鄙视乃……
lipaoliuhao 发表于 2011-2-3 11:48


当官的不打送礼的,写文的不骂回帖的。。。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在这踩踩~~~
期待下文~~~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我在漆黑的厕所里原地走动,仔细思考了几分钟,开口说道:“虽说伊邪那美只说尸体完整就行,但为了保险起见,不光要放冷库里,我还得给你配一种保持细胞活性的溶液把你泡进去。”

“听着像是泡药酒啊,不会泡发起来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是等渗液啊等渗液,”我吼道,“你以为我会喜欢一具和水发香菇一样的身体天天在一起?”

“哦哦,”他讷讷道,“那我的身体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对待啊。”

“喂,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话还没说完,我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呐,我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说话太不过大脑了。还好现在漆黑一团,否则我的脸一定会像几十分钟以前的晚霞一样红。

他或许是真没听见,或许根本听见了装做没听见,总之他又开口道:“案件解决完了么?”

我叹气:“没有,我无能为力。”

他绕我飘了两圈:“要是知道死亡时间就好办了……喂,你等等!”话音未落他就穿过墙飘走了。

“等等什么?”博士在黑暗中莫名其妙,几秒钟后,博士又开口:“他们魂魄的事情,咱们人类真是搞不懂啊。”

“是啊,不过省的带钥匙开门倒是蛮方便的,”我说,“也不用担心被非法拘禁了。”

“他还是回他自己的家住下么,还是根本不用睡觉?”博士费力地把清洁车推开。

“他住哪里我不管,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住咱们的房子。”

“为什么?”

“我太了解他了,有这种当色狼的机会他绝不会放过的。”我开始心情颇为愉悦的忧心忡忡。

“可是,新一他要是有那个预谋的话,墙都拦不住,何况门呢?要是新一敢偷窥你,等他活过来你再整治他个半死好了。”博士提醒我。

“也对,那让他‘住’家里好了,省得他对自己的身体不放心。”

还没等我打开厕所门,他又穿过墙回来了:“志保,我看见死者的魂魄了,刚把他追回来。”

“真的,那就是说可以知道确切的死亡时间了!”我高兴的叫起来。

“志保啊志保,说你笨你还不承认,直接让他看录像指认凶手啊。”

“……”我一时无语,刚才的确是个绕弯的想法,但我不能丢了面子,“谁让你直接叫我名字的,你不是一直叫我灰原么?”

“喂……不是你自己说的么,从来没听过我叫你的名字。我现在叫了,你又不高兴。”我小声道。

“现场的事你都知道?”我瞪大眼睛。

“是啊,只是因为光线太强我的声音你们听不到,只能用手机邮件告诉你们。刚才不是解释过了么:白天和光线强的时候我的声音你们听不到,只有晚上或者光线极弱的时候才可以。”

“整天就知道说鬼话骗人!”我嘟囔道。

“我现在说的是鬼话不假,可我没骗人。”他看起来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你愿意这么叫就这么叫好了,现在快点去现场。你和死者跟过来,用邮件告诉我凶手是谁,我来圆谎。”我没等他回答就打开电灯拉开门。随着光线瞬间充斥厕所内的每一寸空间,他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哦吼吼,沙发~~~
我不贪心地期待下文~~~

TOP


三、良机纵逝又谁明



我和死者边飘边谈,这事儿虽然听起来挺玄的,但其实很合逻辑——因为我也不是活人。

死者叫上杉和也,男性,四十五岁,水产公司职员,这个在我刚到现场的时候就知道了。(礼炮:这位客串的不用解释是谁吧?《Touch》连载开始于1981年,距今也三十年了。上杉和也初出场时国三,大约十五岁)

第三次进入这个现场之后,我的身体已经被拉走了,想来现在正在警囗察医院的冷库里享受冷鲜肉的待遇。旁边的桌子上用证物袋装着我身上的东西:钱包钥匙手机之类。

看到我们进来,目暮警部把袋子递给志保,仍旧用严肃、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说:“宫野小姐,对于工藤的死,我很遗憾。不过不能扔下案件不管,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你有方法找到凶手,那么就拜托你了。”

志保接过证物袋,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手包里,表现出很悲伤的样子,好像我真的死了一样——实际也是——说道:“目暮警部,我十分感谢您为工藤提供的便利条件。人已经死了,我们就不谈了。现在我们来说说这件凶杀案,先给我们放一放监控录像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目暮警部点头表示赞同,招了招手,旁边一个警囗察拿过来一台笔记本电脑。

这一段走廊的监控录像是从上班前一小时,也就是早上七点开始的,我们一众人和两个魂魄凑在一起目不转睛的看。

“能快进吗?”上杉一边打呵欠一边问我,“我被害在十点多呢,这三个多小时等的时间太长了。”

“你讲点逻辑好不好。警囗察要是问为什么快进,志保怎么解释?”我白了他一眼,“所以我真得找找有什么线索好用来圆谎呐。”

“真无聊……”他抱怨道,“说来也奇怪,我刚刚离魂散魄时就接到地府通知了,说魂魄接引处的工作人员现世时间一小时之后就能到,后来又改成五天后晚上十点了,难道他们堵车?对了,正好咱们两个一起走,路上可以聊聊天什么的。”

我流冷汗,对他撒了个小谎:“我接到的通知说要等十天之后,可能他们事情多吧。”心里却道:他们现在正忙着维修网络和给我办手续呢,二十分钟就能弄好说明他们效率已经很高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人品爆发,接着沙发……
怪不得听着死者名字耳熟,原来真是……

TOP


人品爆发,接着沙发……
怪不得听着死者名字耳熟,原来真是……
泷西 发表于 2011-2-5 13:28



    后面还有客串的呐……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
棒球手改行作了水产职员,原来这就是人生么……

TOP


……
棒球手改行作了水产职员,原来这就是人生么……
泷西 发表于 2011-2-5 23:16



    俺起名不能,仅仅是名字一样而已,完全是不同的人。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我当你半夜来更文了- -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俺还不至于吧。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足球聊到世界经济,又从外星人聊到和女性逛街的无奈,终于在我们聊到东京塔下拉面店新推出的桂花风味拉面时他示意我:“快到了,只要杀我的人一出现,我马上就指出他来。”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的苦大仇深。

我给志保和博士发邮件:“注意,马上凶手要出现。”

博士回:“明白。”

上杉和也忽然指着屏幕上一个戴着毛线帽子、身材中等、貌似清洁工的男人冲我嚷道:
“就是他,他就是杀我的人!”

我立刻飞快地编写了邮件发送了出去:“刚才那个带毛线帽子、身材中等的清洁工,他就是凶手!”

几秒钟后,志保抬起头目光散乱地冲空气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停,往回倒!”博士道,看起来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

“怎么,有什么地方不对?”高木警官把视频暂停问道。

“刚才那个带毛线帽子的清洁工,就是凶手”博士脱口而出。

“为什么,博士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目暮警部问。

“这个……是啊,他为什么会是凶手呢?”博士一时语塞,想了几秒钟后搪塞,“这个问题你得容我想想怎么解释,先倒回去重新看一遍吧。”博士额头上开始冒汗了。

“经博士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如此,但又说不出来。”志保也跟着演戏。

“一边看博士一边解释好了。”目暮警部说道。

“博士,我觉得有好几个地方奇怪,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志保施施然开始演戏。

“对对对,小哀你说吧,我给你把关。”博士如同碰到了救星,我飘在他们脑袋上面咬牙切齿,他们就这样把成果据为了己有。

“高木,不管怎样,先去找到那个清洁工。”目暮警部下了命令,高木警部离开现场去执行任务了。

“我可是一点异样都没有看出来。”目暮警部说,“你们是从哪里看出来那个清洁工是凶手的?”

“嗯……这个嘛,”志保努力往结论上凑,“你们看,死者是被办公桌上的美工刀杀死的,作为凶器并不合手,也就是说凶手是临时起意,应该不是特意到这里来杀人的,否则就自己带凶器了。所以,以时间顺序排列,第四、第九个人看起来是公司里的刀具机械师,随身带的刀具比美工刀又大又方便,可以认为不大可能。”

“嗯,有道理,这只不过才排除了两个人而已,然后呢?”(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俺还不至于吧。
lipaoliuhao 发表于 2011-2-6 10:54

谁让你那么勤快呢= =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俺还不至于吧。
lipaoliuhao 发表于 2011-2-6 10:54



    写文很亢奋的时候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嗯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写文很亢奋的时候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嗯
panzerVI 发表于 2011-2-7 16:23



    这个……写文甲亢综合征么?


谁让你那么勤快呢= =
宫野志保 发表于 2011-2-6 19:29



    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表扬俺吗?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