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18# panzerVI


    好吧~
    其实我一直把同人文库理解成喜欢CA的人丢文章的地方...
    至于丢什么东西,我也没怎么想...= =
    哈~我的错......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荧惑……想起《魔尘》了……

TOP


基本这版就是柯哀的同人文这样。。。评论分析是主论~其他动漫的是动漫区。。。。
人群聚散,只有我一人还在喊。

TOP


礼炮又更新了~~太勤奋了~~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TOP


好吧~
希望更新能加速~看的不够过瘾啊~~~嘿嘿~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她一边用手机拨号一边说:“还有问题么?”

“呃,最后一个问题,我是怎么死的?”我终于问了这个十分怪异但不问又不舒服的问题。

“打电话电池漏电,于是……”伊邪那美轻描淡写道,随后对着电话说了些什么。

“……”如果地上有个缝的话,我想现在钻进去。哦,对了,照伊邪那美的说法,现在一个地缝对我已经没什么阻碍了,完全可以钻进去。这死法大约是所有死法里第二丢人的了——那位被乌龟砸死的埃斯库罗斯永远都是第一。

“那么,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离开这里了。”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上面画满乱七八糟符号的纸在上面签了个名字用打火机烧掉,于是人便凭空消失了,仿若画画时往她身上抹了一笔背景色一般。

“我刚才和你谈话中的信息,不能告诉任何你遇到的魂魄,否则会引发事故的,明白了么?”临消失前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厉害啊,我单知道签字在支票上可以换钱来,我不知道签在草稿纸上也可以做车票用。”我瞪大眼睛喃喃道。(礼炮:继孔乙己之后祥林嫂也不忍了)

但接下来有了新问题:我的身体还在案发现场呢,必须想方设法通知灰原或者博士,不能损害我的身体。我突然感觉十分对不起目暮警部——不但没解决杀人案件,还多给他留下一具“尸体”。

于是我终于能忙里偷闲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我并不陌生,是现场附近一条比较偏僻幽静的小巷。还好离现场很近,看看我的手机,经过的时间也不算长,完全可以把我的身体从殡囗仪馆手里抢回来。想想动作慢点我就要住在一个几十厘米见方的盒子里,我的心情就极度沮丧。虽说“房价”高达一百万日元一平米,并且升值空间广阔,但户型实在是太小了,伸个懒腰都伸不开。(礼炮:筒子们可以自行上网查查骨灰盒的价格、面积和人民币对日元的汇率,另外日本用不用骨灰盒的问题请领会精神)

抱怨归抱怨,不保住自己的身体是不行的。这倒很有趣:我丢过钞票,也丢过手机,为此灰原也没少碎碎念,这次可是实实在在地丢了“人”了。(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这死法...= =
略显犀利了....=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只知道有人雷电天气打电话被电s的~某工rp落差太大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请问埃斯库罗斯何许人也?

TOP


请问埃斯库罗斯何许人也?
tnt 发表于 2011-1-30 21:36



    请看:http://baike.baidu.com/view/36973.htm,传说他是被一只从天上掉下来的乌龟砸死的。因为老鹰喜欢吃乌龟,但又那龟壳没办法,就把乌龟从天上扔在大石头上砸碎。于是一只老鹰就把埃斯库罗斯的光头当做了石头,再于是就杯具了。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本帖最后由 lipaoliuhao 于 2011-1-31 15:30 编辑

二、丹心莫解真情



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地平线上即将下班的太阳把天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玫瑰色。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向着案发大楼的正门飘过去,警囗察严密地控制着大楼的出入口,每个人皆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虽然我已经死了,但见到这个场景依旧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半小时之前的案情,全然忘了我的身体,这毛病实在太糟糕了。

案件的焦点集中在了作案时间上,由于凶手把尸体扔进了冷库内,导致尸体温度下降无法按照常理推测。加上今天是这个公司的休息日,有价值的证人证言几乎没有,因此推测的作案时间段长得离谱,用灰原的话概括就是:死者是今天遇害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听了这话我哭笑不得,这简直和没说一样么——死者早上是从家里出来到公司值班的,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可以确定今天是他保质期的最后一天。

摄像头起的作用也不大,因为冷库旁边兼休息室的办公室里不会安装这种侵犯隐私的东西,只有走廊才有。而且这条走廊有一个拐弯,办公室位于拐角处,两台摄像头都只能拍到办公室一个边缘而已,没法看出人是否进入了办公室。

至于死亡原因则十分明显,是锐器伤。凶器就是办公桌上的美工刀,足够锋利,插在死者的前胸上。上面有没有指纹我不知道,但我给高木警官打了电话叫鉴识课上来。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想说了,该死的电池!

……

我现在欲哭无泪:他躺在我面前,很安详,嘴角还带着惯有的想让人海扁一顿的微笑。要不是右侧翼点上的一个非常小的电流斑,完全像是睡着了一般。在我看来,这个讨厌的家伙再活一百年也没有问题,怎么可能死掉。那个总是坏笑、揶揄挤兑我的工藤新一难道真的死了?

“唉,死神呐,要是你能让他活过来,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勒索他PRADA的皮包了。”我蹲下身子,看着他的脸小声喃喃道,“我还都从来没听过你叫过我的名字呢。”(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这边还没人顶啊~我来~~

话说人称视角突然变换是礼炮文的特色~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好吧...我一直在纠结第二章的第一人称是谁...=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刚开了个头又没了……

TOP


好吧...我一直在纠结第二章的第一人称是谁...= =
cola嗳 发表于 2011-1-31 21:52



    “飘过去”这个动词用得非常好……话说我也在志保身上用过“飘”这个词|||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回复 35# panzerVI


    我在想是不是回复错了人..=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我是想说从飘可以看出飘的人是谁~~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呐,这三篇文都是在新一志保之间换视角,或许让很多人摸不到头脑,我对不住你们啊,面壁!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我才不想哭呢,为这种讨厌、尖酸刻薄、大男子主义的家伙流泪是世界上性价比最差的事情。我拼命想快乐的事情,比如从他那里勒索手袋、把他反驳的直翻白眼之类的事情。这种方法开始还是很管用的,不过只是起效了几分钟便又倒退了些。

“小哀,不管如何,得先把他的尸体弄回去啊,不能就这样放在这里。”博士声音也有点异样。我盯着工藤的脸又看了一分钟,摇摇头。

“先破案。”我瞪了他手里的电话一眼,“总不能让这个‘平成的福尔摩斯’留一桩悬案吧。这个混蛋,死了都不让我安生!”我恨恨道,鼻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声音有点发闷。

要是知道准确的死亡时间就好了,这样可以根据走廊的监控录像缩小嫌疑人的范围。问题是现在通过录像发现的走过这条走廊、可能有嫌疑的人起码有十五个。如果凶器上留有凶手的指纹,这也不是问题,问题是死者胸口上插着的美工刀被擦得干干净净,我猜凶手去做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应该会很受欢迎。

总之一句话,嫌疑人太多,不能用常规的方法来确定凶手。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只是一个科研工作者,没有侦探的工作思路。工藤可以从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推导出有价值的信息,但我不行。

“唉,工藤,你倒是告诉我谁是凶手以后再死啊。”我看着窗外玫瑰色的天空叹气,“不过连能让死人开口说话的法医也无能为力,估计你也不会清楚。”

手机在这时候响了一声,我只拿出来看了一眼就把手机扔了出去。

一封邮件:不要尖叫,不要被吓到,也不要扔手机;发件人是工藤新一——躺在我面前的东西。哦不,他不是东西,是躺在我面前的尸体。于是我下意识地看他,以为他会像恐怖电影中的反面人物般坐起来。无奈他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闭了眼,一点也让人讨厌不起来。谁会用工藤的号码给我发来邮件,想到这里,我不禁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有点收缩了,给我一种莫名的压力。(待续)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不要扔手机!砸着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