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柯哀] 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



冬季的机场看起来总有些萧条的感觉,大约是周围的树木掉光了叶子,也没有夏天盛放鲜花的原因,当然也可能是离别愁绪导致。

飞机震耳欲聋的起飞声让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不由压紧了耳朵,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孩子却将噪声置若罔闻,脑后的一绺头发突兀地不肯倒下。

“觉得失落么?”看着巨大的铁鸟艰难地攀爬上蔚蓝色的天空,哀头也不转地问身旁的柯南。

“有什么可失落的?”柯南同样不扭头看哀。

“终于有希望消灭组织,能在她面前坦白一切,却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早想到了。”柯南看着日航的飞机渐渐隐没在云层中,摘下戴了3年的平光黑框眼镜擦了擦,“我欠她的太多。”

“是我欠你们两个太多才对。”哀轻声说道。

“傻瓜……,她在意的,是我没有把真相告诉她,和你没关系。”柯南撇撇嘴,“我根本忘记了,恋人之间不应该有所隐瞒。即使是出于善意的目的,欺骗依旧是欺骗。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善意的就会变成恶意的。”他又把眼镜戴上。

“现在你倒是像一个哲学家。”直到飞机完全消失在视线里,哀才转过身。“回去吧。”

博士、少年侦探团、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等一干人也开始往回走。

“现在的情况对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还没有把组织完全歼灭。虽然已经有了详尽的情报,只差最后收网,但难保不出意外,去英国留学对她来说安全的多。”柯南坐在博士的金龟车里小声对哀说。

“她不在你身边你放心么?”哀叹气。

“有朱蒂老师照应,应该比在东京安全的多。”

“大阪那边你和那位高中生侦探已经布好网了么?”

“大部分已经好了,和前天我对你讲的没什么大变动。只是细节还在协调和动态变更,只等机会来临。”柯南又皱起眉头,“记得保密,现在日本只有你我、詹姆斯那老头、平次、目暮警部和平次他老爸知道全部的计划。”

“你对我还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呐。”

“因为我可以把身心都向你敞开,”柯南闭上眼睛,“可以把性命也交到你手中保管。”

“真让我感动,”哀冷笑,“说吧,打算借多少钱?”

“呃,5000日元就好。”

“没有!”

“4000日元也可以,或者我去博士家蹭饭。”

“没有!即使有,我还打算买别的东西呐,你会不会被饿死和我关系不大。”

……

“小哀,柯南来了,我正焊东西,没法离开,你给他开门。”博士喊道。

“知道了,博士。”哀走过去打开门。

“你来蹭饭我忍了,但不必连行李都拉来吧?”哀看着门口拉着行李的柯南道。

“你觉得我还适合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继续住下去么?先不说兰已经走了我身份尴尬,总不能当叔叔和妃律师的电灯泡吧。”柯南挠头。

“那么隔壁宅子你要是不住我卖掉了。”

“别啊,那么大房子,我一个‘小孩子’住着多冷清。”

“真难为你有这么多借口。”哀上下打量柯南,一边说着一边把门口让开,“事先说好,你得完全听我安排。”

“嗯,侦探左文字开始了!”柯南把行李扔在走廊,迅速跑到电视机前面坐了下来。

“江户川柯南!”哀咬牙切齿地把柯南的行李一脚踢到工作台旁边,“你别想睡有床垫的床!”博士刚刚焊上的零件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柯南临睡前很庆幸自己发现了博士家储藏室的门没锁,自己进去搬了床垫,否则第二天身体就要僵硬成木乃伊了。当然他也发现了满是灰尘的锁上有一个小小的新鲜手印。

冬日的太阳再次如昨天一般从地平线上跳出来,给人温暖的感觉,而没有夏日的压迫感。天气还是很冷,呼出的白色雾气仿佛能把人拢住。平常周日的这个时候,哀会抱着大包小包从超市里面出来,但今天却两手空空、悠然自得。她旁边倒是有一大堆东西似乎在自己慢慢移动,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下面的两条腿。

“你平常怎么把这么多东西弄回去的?”柯南在一堆东西后面问,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平常我不会买这么多。”哀回答。

“那今天……”

“A、家里的东西因为这周多出个人来而消耗殆尽了。B、有了一个听话的免费劳动力。C、曾经某人让我很不爽,终于找到了机会报复。你选哪个?”

“呃……,我选D、以上全是。”虽然还是冬天,柯南额上却微微渗出汗珠,不知是因为拿东西太多还是心虚的缘故。

“算你聪明。”哀拿出纸巾把柯南额角上的汗珠擦掉,“赶紧回家,我还要做饭。”

“知道了。”自始至终没有露过脸的柯南无奈道。

“至于中奖的电影招待券,你去送给步美他们吧。”

“是啊,真是小气的奖品,如果不是《哥梅拉》的票而是TIFFANY的贵宾卡,我看你早自己留下了。”柯南扭头看路边TIFFANY专卖店的招牌,哀正站在橱窗前面仔细看里面的展品。

“君子如玉么?”哀看着一条雕工精美的缅甸玉挂坠项链喃喃道。

“你说什么?”柯南把手中的东西换了个姿势抱。

“没什么,我说那样的小超市可能中TIFFANY贵宾卡么?”哀一脸不屑,“你要是能送我件TIFFANY,估计我一时冲动下可能会答应你任何要求。”

“我自己都不值那么多钱……”柯南像是被烫到般离开了橱窗,“赶紧回家,我要吃饭。”

……

柯南几乎不会出现惊诧得合不拢嘴的时候,但偶尔也有,比如现在就是很少见的一次。

“你做出解药来了?”柯南正攥着手中的电水壶冲早晨的咖啡。

“没有。”

“那你这个样子……”

“我想是APTX4869被人体代谢殆尽,差不多已经失效了吧。”志保似乎很满意柯南现在的表情。

“那我呢?”柯南迫不及待地问,“明明比你先吃的,怎么还是小学生的样子?”

“这个不清楚,可能是个体差异,总之你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没事不要乱跑,尽量不要离开我身边,防止出现意外。”志保指指茶几上的咖啡杯,“你不觉得烫吗?”

“啊啊!”柯南只顾说话,完全忘了还在往杯子里倒开水,已经溢了出来流到手上,“烫死我了!”

“你们一大早就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吗?”博士走过来端起一杯咖啡。

“你看博士,这才叫处变不惊。”志保努嘴。

博士终于发现与平日的不同,惊得把咖啡洒在睡衣上:“小哀你变回来了?”

柯南撇嘴:“那只是博士他没注意而已。”

“还要去找高木警官弄假身份……,”博士嘟囔,“又多一个远房亲戚。对了小哀,就说你是柯南的姐姐怎么样?”

“嗯,不错,谢谢你博士,不过这名字绝对是真的。”志保冲柯南嫣然一笑,“小弟弟,要听姐姐的话啊。”

……

“你对博士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啊。”柯南跟在志保身后,颇为郁闷。

志保本打算一个人出来买晚饭材料的,柯南不知为什么忽发奇想也一起出来,但出来就后悔了。

“他就像我父亲一样,我当然要照顾好他了。鱼肉脂肪含量最少,营养搭配最好,所以才常吃鱼。啊,对了,小弟弟,要不要姐姐拉着你的手啊?”志保恢复原来的身份后,似乎连性格也格外的开朗了。

“不用!”柯南很发愁,兰姐姐刚刚离开,现在又有了志保姐姐。

“你说要是……”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来,再次道,“去元太家的鱼店,会不会便宜点?”于是开心大笑。

但是到了鱼店附近,志保就知道今天可能吃饭要晚些时候了,也知道为什么柯南会鬼使神差地跟出来。

因为鱼店周围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一群警察正手忙脚乱,为首的正是目暮警部。

“目暮警部,里面发生命案了么?”志保问道。

“你是……,怎么会认识我?”目暮警部看志保,志保自觉失言。

“她是我的表姐宫野志保,刚搬到东京来住,我和她说过您。”柯南赶忙圆场。

“哦,这个鱼店店主的一个朋友被杀了,他送货不在,刚刚才回来。是另外的朋友叫的救护车和报案的。”目暮警部介绍,“柯南我知道你总能帮我们忙,所以也不拦着你了,但你绝对不能碰现场的东西!”说完目暮警部便转身指挥去了。

“高木警官,和我们说说详细的情况好吗?”柯南使用自己的拿手好戏——装可爱。

“店主叫做平谷太郎,和3个朋友一起在店里打麻将,他们分别叫桑岛秋源、成田丰茂和林下龙町。因为平谷接了一个要求送货的电话,就装上一箱冻鱼骑电摩托车出发了。送货路上,桑岛给他打电话说成田死了,于是他半路掉头才赶回来。报警和叫救护车的是桑岛秋源。第一现场是厕所,成田死因是钝器暴力打击后脑造成的颅脑外伤,死亡时间大概在半小时到40分钟前。从现场情况来看,是死者把厕所门打开的,应该是熟人才会这样,所以嫌疑人锁定为平谷、桑岛和林下三人可能性最高,但是凶器一直没有找到。”

“谢谢你,高木警官。”柯南听高木说完,立刻跑去现场,志保跟在后面。

“正在洗手的时候被叫开门?”柯南仔细看着尸体,“不对,是因为凶手一直在催促,所以解决完后立刻打开的。”

“嗯,虽然水龙头拧开过,但死者的双手和袖口是干燥的,证明死者没有洗过手。”志保表示同意,“大约是凶手把水龙头拧开的,问题是,为什么?”

“志保,咱们看看死者的致命伤去。”柯南蹲下看死者后脑的伤。

“好的。”

打包下载请点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死者后脑被钝器击打数次,造成颅骨破裂颅内出血而死,但凶器到底是什么?现在大体观只能看出后脑伤口附有鱼鳞数枚,及水样痕迹。”柯南皱眉,“水池边上是什么东西?一会儿问问鉴识课吧。”

“还有衣领上有网格点状血迹。”志保补充。

“从血迹分布形状看……”柯南看四周。

“应该是棒状或筒状的东西才对。”志保接过话来。

“啊,果然和志保你一起破案就是默契。”柯南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以后一直这样吧,好不好?”

“不好,我才不要总和尸体打交道。”志保一口拒绝。

“和元太他们破案时没见你拒绝过啊。”

“此一时彼一时也。”

“算了,先不说这个。你觉得凶器是什么?”柯南问志保。

“从鱼鳞和水样的痕迹看,是用筒状袋子扎实的碎冰块。这里是鱼店,用来冷藏的碎冰有的是。凶手大概用自己的袜子装满碎冰,从后面袭击。”志保说。

“我看不是。”柯南笑道。

志保也笑起来:“很明显就是这个东西,和你在KTV的那件案子异曲同工,只是把硬币换成碎冰块而已。我打包票是冰块造成的,如果是别的,我就嫁给你。”

正转身查看其他地方的柯南闻言差点摔倒:“不用发这么恶毒的誓吧?”

志保耸耸肩:“好不容易咱们两个在案件上意见相左,恶毒点也正常。”

柯南转身从现场走到几个嫌疑犯的房间。

“叔叔们,目暮警部让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关系到你们谁是真正凶手的问题。他说除了他要问的那个之外要我自己再问几个问题,避免真凶说谎。”

众人答应,柯南也很快地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并且假托高木警官的名义让鉴识课取证拍照。

“志保,该你出场了。”柯南道。

“总要演双簧,有点新意好不好?”志保虽然嘴里抱怨,但还是站了出来。

“目暮警部,我还要从店主这里买鱼回家做晚饭。这件案子是谁干的已经很清楚了,就尽快带犯人回警局吧。”柯南躲在角落里用变声器说道。

“哦?这位宫野小姐知道凶手是谁了?”目暮警部转头看志保。

“当然,首先我想说,店主平谷太郎的不在场证明比较可信,只要查下通话记录,再看下道路上的监控录像就可以证明他没有时间作案。”

闻听此言,平谷太郎松了一口气。

“那么,嫌疑犯就在桑岛秋源和林下龙町两个人里面。”高木说道。

“林下龙町先生,可乐的味道怎么样?”柯南用志保的声音说。

“该死,是可乐!”志保不自主的叫道。

“宫野小姐,有什么不对?”

“哈哈,没什么。”志保搪塞,走到柯南旁边,“柯南,帮我去垃圾桶里找一样东西好吗?如果垃圾桶里没有,那么就在凶手的书包里。”

柯南正错愕间,志保小声说道:“我输了,不过也不用演双簧,我知道来龙去脉了。”

柯南只好乖乖去掏垃圾。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林下龙町装糊涂。

“你就是凶手!”志保指着林下的鼻子。“这感觉确实不赖。”她小声自言自语。

“凭什么?”林下反问,桑岛秋源也放松下来。

“我先说说凶器吧。毕竟钝器不像锐器那样体积小、很好隐藏,所以很多人觉得找不到凶器很奇怪。死者的创口是典型的钝器伤,周围沾有几片鱼鳞,还有点水样的液体把头发弄湿了。这正是凶手的把戏,想让人上当,以为是用袜子之类的袋子装了冷藏鱼的碎冰块敲击死者后脑致死。但是这不可能做到,因为冰的密度很小,不足以造成致死伤。而且伤口旁边也不应该有鱼鳞,因为即使冰块儿里有鱼鳞,也是装在袜子里面的,不会跑出来。很惭愧,一开始我确实上当了。”

“那么真正的凶器是什么?”目暮警部问。

“瓶装可乐。”志保回答,“要是把刚买的没打开过的可乐使劲摇晃,让里面溶解的二氧化碳充分溢出,瓶子内部压强会骤然上升,本身会硬得足以充当钝器。作案之后把可乐拧开倒掉,瓶子销毁,凶器就没有了。洗手间的水池就是证据,水龙头不是死者拧开的,是你林下龙町,为了冲走可乐和瓶身上的鲜血,另外死者后衣领上的网点状血迹也是粘在可乐瓶子外壁的网点凸起上的血迹留下的。但因为气体太多,拧开时飞溅出来,留在水池壁上一部分你并没有冲掉。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两个突发因素是你没想到的。”

“志保……姐姐。”柯南此时回来了,但“志保姐姐”叫的很不情愿,“这是从林下先生的包里找到的,很多警察都可以证明哦。”

“喔,谢谢你,柯南小弟弟。”志保忍住笑。

“说的你好像亲眼看到一样,你继续编造吧。”林下龙町并不为所动。

“本来你是打算戴着平谷先生装鱼用的橡胶手套作案的,这样既可以避免自己带手套来引起注意,也可以扰乱警方思路。但无奈平谷先生在你准备动手前突然接到送货电话,拿上手套就装鱼去了,所以这个可乐瓶子上绝对有你的指纹。”志保继续道,“另一个就是死者的尸体被桑岛秋源发现的太早了,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消灭证据。”

“我的可乐瓶子当然会只有我的指纹,这算什么证据?”林下龙町嗤之以鼻。

“正因为时间太短,你最多只能冲干净瓶身上的可乐。那么渗进标签和瓶身之间的死者血液呢?你自己也说瓶子上只有你自己的指纹,如果你不是凶手,那么血迹是怎么粘上去的?难道你喜欢去厕所喝可乐?”志保一连串地问出来。

“这……”林下龙町顿时词穷。

“林下龙町,现在我一故意杀人的嫌疑对你采取强制措施,请配合。”高木警官给林下龙町戴上手铐,林下龙町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被警察押上警车。

“还不算太狗血,我还以为他会先跪下,然后再说什么他侮辱了我之类的理由呢,结果没有。”警察走光之后,志保转回头悄悄对柯南说。

“哎呀,这位宫野小姐,真是谢谢你了。”店主平谷太郎说道,“要不是你,我还要被怀疑很久呢,你今天想要什么鱼我送你了。”

“呃,那我就不客气了,六条小黄鱼好了。”志保说道。

“再加两条平鱼。”柯南用志保的声音说。

“不用,六条小黄鱼就好。”志保急忙补充。

平谷太郎看着志保,一脸不解,嘟囔道:“怎么主意变得这么快,跟两个人似的?”

“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志保恶狠狠地瞪柯南。

……

“你是不是做小学生做太久,心理还没有从小孩子变回来?”柯南打量身边的志保。

“可能。”她回答。

“你答应就答应吧,干什么还要拉上我?”柯南抱着志保在电影院门口买的5大包爆米花和薯条,准备分给每人一份。

“习惯。”志保斜眼睛看他,把玩着手中的雨伞。

“什么怪习惯啊,我说你能多说几个字么?”柯南目不转睛地盯着志保的脸。“收起来吧,冬天带雨伞会让人奇怪的。”

“集体活动啊,既然我答应步美他们了,少你一个不好。”志保抓过柯南怀中的爆米花和薯条,递给步美。“我喜欢把雨伞拿在手里,也是习惯。”

“喂,难道我和你是绑定出售的?”柯南皱眉,和志保随着雀跃的三个孩子往检票口走。

“你只是赠品。”志保又把自己那份从柯南怀中抓走,嘴角的轻扬隐没在阴影中。

元太光彦步美看电影看得十分入神,如果旁边的某人也能专心的看电影而非大嚼爆米花,又能把手机静音,那么这场面就比较和谐了。

“素质……”志保抓走柯南手中的手机改成静音。

“别啊,”柯南抢回手机,看了一眼,手竟然有些微微颤抖,手指迅捷的在键盘上敲打,“起码让我回复一条邮件吧。”

“喂……,难道你还对小孩子的电影感兴趣?”柯南在黑暗中悄声说,“让我吃点东西总可以吧。”

“不要那么肆无忌惮。”志保冷冷丢过一句。

“好吧,”柯南迅速把手中的东西全部塞到志保手里,“回去再吃,包括你那份也归我了。”

“可以,乖孩子,这才像个弟弟的样子。”志保满意地点头,虽然很黑看不见。

电影很快就放完了,5个人走出电影院,却看到外面雨下得正浓。

“志保姐姐你带雨伞真是派上用场了,”步美说道,“天气预报都没预报呢。”

“日本的冬天下雨很少见啊。”光彦看天,阴沉沉的。

“你们三个用这把伞回家吧,博士家离这里比较近,雨也不是特别大,我和江户川跑几步就可以了。”

“可是……”步美看着柯南。

“放心,江户川没关系的,他没那么娇气。”志保把伞递给步美。

“那好吧。”步美接过伞撑开,和元太光彦走进雨中。

“好了,柯南,咱们也回去吧。”志保看着烟雨蒙蒙的街道,狡黠地笑道,“你把他们支开打算告诉我什么事情?还特意让我拿上雨伞,选了这一场看完可能下雨的电影。”

“就没有打算瞒你,回博士家再说吧。还有,你在他们面前叫我江户川,刚才又叫我柯南,这是为什么?”

“在大家面前要一视同仁呐,大侦探。”

“等等,”柯南脱下自己的防水外套,顶在志保头上,“走吧。”

志保的心脏像是被谁突兀地捏了下,漏掉一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雨中,和3年前颇为形似。

博士家

“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吧,20分钟就能给你洗干净烘干。”志保从浴室里出来,仿佛还带着满浴袍的蒸汽,“洗个热水澡,要不然可能会感冒,你可以穿博士的睡衣,”她顿了顿,“虽然有点大。”

“不是有点大,是非常大。”柯南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志保的中段。

“赶紧去洗澡,把湿衣服换下来。”志保脸上飞上一抹嫣红,匆匆走开骂道,“从小就是色狼。”

“只能怪你身材太好,我什么时候能恢复原来的身体啊?”柯南耸肩,转身走进浴室。

“解药我做不出来了。”等柯南从浴室出来,志保已经换上了睡衣,一手还在用一条干毛巾慢慢擦着茶色的短发,另一只手递给柯南一杯咖啡。

“这个已经无所谓了,我想告诉你,在电影院时,那条邮件……”

“怎么?”

“就是平次通知我大阪和东京警方联手剿灭组织总部行动开始的邮件。”

“难怪你那么兴奋。”志保恍然,“终于要有一个最后的结果了。”

“是啊,一切的源头终于要被消灭了。”

“我做的APTX4869,改变了你。”

“不,是坚定了我。”柯南的声音有点萎靡。

“不恨我?”

“不,”柯南坐在沙发上,声音低了下来,“正相反,我爱你。”

“你发高烧了吗?”

没有回答,志保扭头看去,柯南已然闭上眼睛倒在了沙发上。

用自己的额头贴上柯南的额头,她喃喃道:“真的发烧了……”

“博士,”志保喊道,“帮我一个忙好吗?”

并没有博士的回答,只有宫野志保的声音回荡在博士家的圆形客厅里,略略回音,有点空荡的感觉。

她只好先把柯南放到在沙发上,给他盖上被子,又从药箱里找出感冒药和退烧药灌了下去,并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然后准备开始做晚饭。

正忙着,志保的手机响,她拿出来看,发现是博士的邮件。

志保向厨房走去:“怎么谈合同跑到群马县深山里去了,不知道山里下雪路滑不好走么。”

在厨房做好晚饭,志保端了盘子往客厅走,打算叫醒柯南吃晚饭。

但她却把手里的盘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虽然知道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可也太快了点吧?”志保的瞳孔骤然放大,喃喃自语,“菜还要重新做,真麻烦。”

沙发上,工藤新一睡得正甜。

“这么说并非淋雨感冒导致发烧了,而是失效的反应。”志保自言自语,“害我内疚半天,这个冤家。”

她又用额头去贴上新一的前额,想试试体温有没有降下来,但刚刚凑到他面前,新一的眼睛就睁开了。

“喂,你想偷袭?”新一挑挑眉毛。

“我……,没有……”志保的脸骤然变成了新年贴对联的红纸。

“嗯,我很乐于被偷袭啊。”新一轻笑,“尤其是恢复原来的身体之后,可是求之不得呢。”

“色狼!”志保呼吸已然加紧了。

“你要愿赌服输啊,说过要嫁给我。”

“我……”志保刚想说话,新一已经用嘴唇把她的嘴堵上了,词语含混不清,“坏……蛋……”

吻了几分钟,新一干脆抄起志保上身和腿弯,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走进卧室里,扔在了床上。志保发出一声惊呼:“轻点,想摔死我啊?”

“你说的,这几天我不能离开你身边。”新一把门锁上了。

“我说过,又怎样?”志保扬起下颌,看新一。

“别逃,我要一直看到你。”

“菜要凉掉了……”志保顾左右而言他。

“晚饭?反正已经冷了,不在乎再放段时间!”新一已经走到了志保面前,笑嘻嘻地说道。

卧室里春日的气息愈来愈浓,一片盎然,慢慢蔓延开来,愈演愈烈。

与此同时的大阪某公司,正一片火光冲天,同样愈演愈烈。大阪和东京两地警方和FBI联手,在被誉为平成的福尔摩斯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及其女朋友——前组织首席科学家宫野志保——的周密策划和情报支持下,黑衣组织主要机构及人员除了琴酒和伏特加,被一网打尽。若干有功人员升官重用,在此不表。

……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临近新年,前段时间还是小雨天气的东京骤然变冷,空中飘起了片片细小的雪花。城市被薄薄地涂了一层白色,走在街上的人们呼出一团团白雾,留下自己的脚印。

“明天就是新年了,”下午,坐在咖啡馆里的志保轻轻搓着双手,“时间过得真快。”

“的确,今天晚上可要好好吃一顿,今年的新年和情人节是一天,可喜可贺啊。”

“什么意思?”

“可以少买一份礼物啊。”对面的柯南笑嘻嘻地说。

“吝啬鬼!有给我准备情人节礼物么?”

“嗯嗯,当然有,我给你变个小魔术。”

“好啊。”志保端起咖啡杯轻啜一口,饶有兴致地说。

“你看,这是一块手帕,对吧。”新一拿出一块白手帕,“正反面都没有问题。”

“对。”

“我的手里没有东西吧?”

“没有。”

“然后我把它盖在我的右手上……”新一边做边说,眼角突然瞟到落地玻璃窗外,一辆汽车正发动起步。

“要掉出来了。”志保突然插嘴。

“什么?”新一正纳闷,袖口里的小盒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这个……”新一挠头。

“笨手笨脚的,”志保娇嗔道,“基德他有没有说你不适合变魔术啊?”

“你猜到是和基德学的啦?嗯,他倒是说过。”新一把盒子捡起来,放在志保手里。

志保打开来,青色的TIFFANY盒子里躺着一条精雕细琢的缅甸玉挂坠项链,正是自己看上的那只。

“谢谢。”志保看新一。

“要真想谢我,晚上就多做点好吃的吧!”新一站起身来,走到志保身后为她戴上。

东京的夜晚即使是在飘零着小雪的冬日,也是一片熙熙攘攘、灯火通明,更何况是在新年前夜的热闹时候。宽阔的马路上车流如织、穿梭奔涌。一辆古董级的保时捷356A靠在路边,排气管还在不停地颤动,喘着粗气,排出白色的烟雾。

“大哥,我总觉得这次的任务凶多吉少。”副驾驶座位上一个壮硕的男人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Glock18手枪。

“闭上你的嘴,我们现在已经没时间嚼舌头了,只要你执行任务就好。”驾驶座上的金发男人也把伯莱塔90TWO的弹夹装好,拉动枪栓把一颗9mm子弹顶上膛,又再次卸下弹夹。

“原来大哥你也有同感呐。”伏特加苦笑。

琴酒没有说话,只是扫视一眼车内,便打开车门下了车,伏特加也随即从车内出来。

“记住,你的任务是击毙目标,剩余的和你没关系,击毙目标后立即撤退。”琴酒冷冷地说道,放在黑色风衣衣兜中的左手打开了手枪保险。

“不,大哥,我还得掩护你撤退。”伏特加裂开厚嘴唇笑笑。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琴酒一反常态地把从不离身的黑色礼帽扔进车里,话语古井不波,“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绝对服从!”

“是的,大哥。”伏特加不情愿地说道,顺手把车门关上。

两人穿过小巷,步行了几百米之后,在一幢圆顶住宅旁边下停了下来。即使路灯灯光微弱,还是能清楚地看见门牌上的“阿笠”两个字。

“伏特加,开始吧。”琴酒一边狞笑一边微微皱眉。

咣的一声,伏特加一脚把博士家的门踹开了。但里面并非两人认为的三人俱在,而是空无一人。

“中埋伏了,走。”琴酒迅速反应过来。

“琴酒,别来无恙?”新一的声音在身后出现了,伴随着拉枪栓的声音。

“工藤新一!”伏特加听见新一的声音咬牙切齿,“拜你所赐,组织全完了。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我们确实也没想过别的结果。”志保也说道。

“Sherry……”琴酒阴冷地笑道,“见到你很高兴。”

“我不高兴。”志保也冷冷道,举起手中的手枪。

“你们弄到枪支也很容易嘛,”琴酒一个就地翻滚,躲在玄关承重柱子后面,“我还以为你们都是守法公民。”

“我们是守法公民,”新一抬手送给伏特加一颗9mm手枪子弹,他的左手腕露了出来,枪声大得吓人,“当然我们是通过熟人紧急得到枪支管理局的授权,遗憾的是只限今天,不过也足够把你们两个解决的了。”

“少废话,”琴酒也扬手送出一颗子弹,“等你拿到死亡证明我再和你聊天。”

“有一点我们想告诉你们,我们这边并不是没有别人了。特警正往米花路方向赶来,要不是调动特警程序特殊,我才不站在这里拖时间,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于是枪声大作,子弹纷飞,震耳欲聋。

“这么早就有人放鞭炮了?”路人们纷纷诧异,却不清楚这条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琴酒刚下车走进米花路,新一就让博士在米花路的两端拉上了禁止入内的隔离带,至于邻居更是习惯了博士家的爆炸声。只是细心的人能听出来这声音要比鞭炮声清脆响亮得多,更带有金属的铿锵感。

琴酒和伏特加已经被压制到了屋里,伏特加换第二个弹夹的时候并没有完全隐藏好,被志保逮到机会一枪贯穿右胸,顿时倒在地上,丧失了战斗力。琴酒只好先把他拉进一个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扯开一块床单,死死封闭前后创口,让伏特加不至于因为气胸窒息而死。但以二敌一的局面对新一和志保已经很有利了。

“不要贸然冲进去,等到警察赶过来就行,先消耗干净他的子弹。”新一对志保说。

“现在伏特加没有战斗力,不用考虑他。琴酒虽然是左撇子,但能左右开弓,伏特加的枪肯定也在他手里。”志保分析道。

“琴酒要给伏特加包扎伤口,肯定没有换自己手枪弹夹的时间,志保把你的枪给我,这里能左右开弓的并不只是琴酒一个。”新一笑道,“必须动作快,不能给他换第二个弹夹的时间。”

说完新一便抢过志保手中的手枪冲了出去,同时心里默默地数着。

一阵凌乱枪声响过,只在墙壁上多了一堆弹孔,两人谁也没有击中谁,两个人的距离只隔了一道房间的门而已。

“Glock剩3,伯莱塔90TWO剩4。”新一默数,用了1秒钟时间定神后又冲了出去。

Glock响过3声,伯莱塔90TWO也响了4声;新一和琴酒各自用子弹擦伤了对方几处,只是流了点血,行动不灵活而已。

新一长出了一口气,冲进房间,志保跟在后面拿回自己的枪。新一还有2发子弹,志保1发。

琴酒像认命一般笔挺地站在房间中,手中的伯莱塔90TWO还平端着,枪口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两只枪口指向琴酒。

“没时间换子弹了吧?”新一说道。

“没时间了。”琴酒用眼角瞟了一眼伏特加,他呼吸愈加困难了。

“大哥,那我先走一步了。”伏特加咧开厚嘴唇一笑,带动了伤口,又疼得咧下嘴。

“连累你了。”琴酒吐出几个字。

“大哥你忘了么,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完,他咬了下牙。

“氰化物……”新一皱眉,“真是职业杀手。”

“你呢?”志保站在新一身边说。

“拉你们其中一个上路。”琴酒对准新一扣动了扳机。

新一瞬间想通了为什么琴酒手枪里还有子弹,也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但子弹已经离开了琴酒的枪口。

装上压满的弹夹后拉动枪栓顶一颗子弹上膛,退出弹夹再压一颗,就可以在枪里多装一颗子弹。

志保的动作似乎更快一点,竟然挡在新一的身前。但如此之近的距离,即使志保挡在新一身前,也不能避免他中枪。

新一只来得及大喊一声“不”,便失去了意识,最后一眼,他看到琴酒的脑袋像破碎的西瓜一样飞溅出鲜血,触目惊心……

……

新一睁开眼睛,看了半天,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病房里。他扭头向旁边看去,正好和博士看他的目光相对。

“对不起。”博士说道。

“博士你不必说对不起的,”新一又把眼睛闭上,“是我的错。”

“你能原谅我我很高兴,但这绝对不是你的错,毕竟我是偷偷拿你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选,然后掉进马桶里的。当然我已经烘干了,你自己决定还要不要。”

新一简直要疯掉了:“志保没事?”

“当然没事!”博士道,“只是气胸而已,和你一样。不过比你稍微重点,但送进医院急救后就转危为安了。”

“详细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刚刚给小哀讲过,还要再讲一遍。”博士还是开口讲道,“其实很巧,子弹刚好打中你送小哀的那个玉挂坠,影响了子弹进入人体的角度。再加上琴酒是左撇子,受伤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弹着点偏右,所以没伤到你们的心脏,只是打穿了你们两个的右胸,造成开放式气胸而已。警察来得很及时,把你们送到医院,情况还不错。”

“我要去看看志保。”

“让护士扶你过去吧,对了,”博士按铃叫护士,“那书你还要吗?”

“我自己再买新的。”新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喔,赚了。就是不知道损坏的东西警察局能不能负责买新的和装修房子,那么多弹孔……”博士在后面絮絮叨叨。

志保的病房

“总说我冲动,你比我更冲动。”新一坐在志保床边的轮椅上,握着志保的手说。

“真罗嗦,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新一大叫。

“你知道么?我决不允许你有除了老死以外的死亡方式!”志保看着新一的眼睛道。

“喂,有这么体贴人的么?”

“可惜了你送我的情人节礼物,而且我还没有准备好礼物送给你。”志保略带遗憾。

“我才不在乎什么情人节礼物,我只要你好好的呆在我身边。记得嫁给我啊,要愿赌服输!”

“知道啦,嫁给你就是,即使口头赌注我也不会赖账的。”志保一脸不耐烦。

“今天已经是新年第一天了。”

“是啊,今天也是情人节。”

“情人节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情人节快乐!”

2010年2月4日~2010年2月6日(全文完,计11424字)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礼炮真是高产作者!!!

TOP


不仅高产而且高质量!丫的,看那些个调情戏看得我心跳加速的 >< 礼炮君!你太可爱了~~~
我心已死。你们这群芸芸众生。

TOP


好有爱的文章~

TOP


这文我在特刊上看的,礼炮君的产量和质量都可给力了> <
——“她有什么资格和Sherry抢男人?”

一切都是因为预设立场和种族智力的差异。

TOP


滚筒君一恢复身体就...
果然是做小柯时间太久,太寂寞了

TOP


不仅高产而且高质量!丫的,看那些个调情戏看得我心跳加速的 >< 礼炮君!你太可爱了~~~ ...
沫、 发表于 2011-6-15 16:07



   嗯嗯!!!调情超级高超>__<而且最喜欢就是礼炮的对话简练而有爱!(扭~
"嫁给你"当赌注什么的实在太萌了><
还有看到气胸的时候浑身一颤~~背人解背得很痛苦的某看到此词表示很纠结但也很亲切呀~
有的人是烛火,有的人是星。
烛火让你看清自己,星让你看清世界。
最后他应该去守护烛火,最后星辰回归了远方。

TOP


嗯嗯!!!调情超级高超>__<
还有看到气胸的时候浑身一颤~~背人解背得很痛苦的某看到此词表示很纠结 ...
烟祭 发表于 2011-6-15 23:38



   乃也加油啊↖(^ω^)↗ 我发现看看这类的文章心情会超好,真希望经常有新的开,嘿嘿。高产作者神马的您要把这个当目标啊=。=
我心已死。你们这群芸芸众生。

TOP


我忽然在思考礼炮君本身是不是也是一个调情高手呢。
我心已死。你们这群芸芸众生。

TOP


好萌的赌注啊~~不过为了可乐跟冰块就输掉了自己哀你真的好冤。。
在来不及以前,渴望来得及

TOP


这个文有爱呀。。喜欢的说。。

TOP


结局有点牵强
5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