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柯哀] 雨的浪漫

雨的浪漫


临近九月的气温,早晚总是略略有点冷,早已没有了七月的闷热。微微细雨,更没有七月间的大雨滂沱,只是轻轻的如羽毛般飘落,湿润了一点点泥土。这个季节的雨,更像一位忧郁的少女,淡淡的渲染出一丝害羞与清冷。

坐在窗前的一位少女双手托腮,透过沾满了雨珠的玻璃静静的观看着窗外一片如烟的朦胧。与这朦胧极为相称的,是她那一头褐色的短发,还有,一种捉摸不定的冷峻眼神。时间早已令她拥有一种处变不惊的性格,或者说,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她重新拥有感情的悸动了。

视线从窗外收回到室内,她盯着桌子上面的一封有点发黄的信,嘴角露出一点冷笑。把信拿起来,对着窗口,仿佛一定要从这个没有阳光的窗口把信看透。然后终于像往常一样放弃,抽出信纸,开始不知道第多少次阅读信的内容:

灰原,姑且让我这么叫你吧,志保我叫不惯。

我知道你也很努力的在进行解药的研制工作,可是,不能就是不能,干什么浪费时间呢?你不是搞研究的么,这种投入与产出严重不成比例的事情,干了也没有意义,不是么?现在这个样子,我已经习惯了,其他人也都习惯了,就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好了。

不过,我不能让兰一直这样等下去。虽然现在黑之组织已经消失,没有危险了,但我现在的样子,还是始终在让兰在等待,无论她知不知道柯南的身份。兰也是个女孩子,也有女孩子的情怀与青春,如果这样下去,那就太可惜了。新一也好,柯南也好,看到兰的这个样子,总会不好受。也许,我不在她的身边更好一些。其实,我也很自私,我不想更加痛苦了。

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向兰撒谎,随便什么理由,我没有勇气亲口对她说。至于我会去哪里,我的父母会帮我的。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吧,如果我们能再见面,我一定还你。临走之前,我想还是通知你一声比较好,否则太没有人情味儿了。我后天出发。

江户川柯南

她的回信怕是连自己都记不得了:

江户川柯南,姑且也让我这么叫你吧,新一我也叫不惯。

我的研究只是我的习惯,没有其他的意义。你的要求,我答应你。你的确很自私,你以为,我面对那种情况,就不痛苦么?算了,你欠我一个人情,如果我们能再见面,我肯定会要求你还我的,你要记住。一路顺风。

灰原哀

平静的言语,并没有能掩盖住感情的波涛汹涌;一滴眼泪,模糊了原本清晰的签名。哀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信纸上留下了痕迹。还不如说,她根本没有看自己写的是什么,就草草装进了信封。

哀已经不记得,当初是用什么谎言向小兰,向其他的人结束这一切的了。因为,兰的伤心,沮丧和泪水早已把谎言冲淡。而时间,十年的时间也同样无情的冲淡了伤心、沮丧和泪水。她越来越觉得,柯南说得很对,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兰终于也交了男朋友,终于穿着美丽的婚纱走进了结婚礼堂。婚礼缺了三个人,或者说是两个,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灰原哀。

灰原哀终于也离开了这座有着她无数回忆的城市,十年时间,已足够冲淡APTX4869的毒性。只是,现在十七岁的外表,始终与年龄有着十年的距离。


“白痴,这样子就算有人情味儿了么?你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呢。”哀轻轻地说道,与十年前第一次读这封信时说的完全一样。

在她的眼里,这封信总是能勾起她的回忆,更像是一瓶陈年老酒,有着十年的后劲儿。

虽然离开了米花市,但哀与博士的联系并未中断,无论有什么事情,她都会在电话里和博士商量。在博士面前,她觉得自己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哀,像女儿般。

刚刚被一所大学录取的她,仅仅是为了排解无聊的生活。以她麻省理工学院硕士的学历,在这所大学当教授,也是绰绰有余。只不过,她喜欢这所大学的风景,更喜欢这所大学的宁静。

大学中的许多男生,并不是不想接近她,但她冰冷的性格,让想接近她的男生都知难而退。况且,哀并不想用自己二十七岁的心理和十七岁的人交往。

在大学里面,哀总是在下午的自由时间跑到自习室。不是学习,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看书,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之一。

让她好奇的是,每一次去自习室,在另一个角落里面,总能看到一个男生的背影。只不过,有时是那个男生先到,有时是她先到罢了。数月下来,哀来到自习室里面,先看到那个男生,或者是等到那个男生来了,她看书才看的进。那个男生,仿佛也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之一。


“小哀啊,我看怕是你对那个男生动心了吧?”博士在电话线的另一头说道。

“博士,不要说这种冷笑话好不好?秋雨过后,天气已经很凉了。”哀的声音依旧不带感情。

“啧,你也二十七岁了,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可是我现在外表是十七岁。”

“十七岁也该有喜欢的人了。”博士不紧不慢的说,“对了,你说的那个男生看起来怎么样啊?”

“背影……有点像他,正面没见过。”

“喔,这样啊,背影很像新一,难怪你会动心。”

“博士,你很罗嗦啊,真的变老了。”

“喂,我只有六十二岁啊!”博士抗议道。

“六十二岁还不算老么?”

“……”

灰原放下电话,窗外的雨依旧在密密的下着,如烟的细雨,总给人些温馨的感觉。


生活总是在平静中进行,哀依旧每天下午在自习室的角落里面安静的看书,令一个角落里面那位男生也依旧每天安静的看书,他们已经成了自习室的常客,和管理员熟的不能再熟。但是……

“你好。”

“啊,你好。”管理员抬头道。

“我想问一下,那边那个每天来的男生,今天没有一直没有来么?”她问道。

“是这样,下午一直没有来。”

“那你知道他是那个系的么?”

“这个么,不太清楚,他和你一样,从来没有看过课本或者参考资料。”

“这样啊,谢谢你。”灰原略略有点失望。

“不客气。”

不知怎的,那个男生虽然只有一次没有见到,这天也依旧按部就班的进行,但哀的心里面一种惆怅却陡然出现。直到翌日,重新看到了他坐在自习室的角落里,才仿佛心中的什么东西放下了。那种感觉,是忐忑不安么?哀不知道。


秋日,本应是秋高气爽,天空却时晴时雨,很像恋爱中的女孩子的心,不知道下面会怎么样。

哀坐在自习室天鹅绒的椅子上面,专注的看着面前的《人类遗传基因位点与表达》,埋头于书本中,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不存在。但现实是物质的,物质决定于精神,对哀来说也不例外。

自习室里面的宁静骤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犹如一块玻璃摔在水泥地板上的清脆。哀被拉回到现实中,抬起头,恰好看到那个男生在讲电话:

“好的,知道了,我马上到学校门口,如果开车的警官技术不错,20分钟以后就能到现场。”

哀觉得,这声音有说不出的似曾相识。

男生扔下书,匆匆跑向自习室门口,临出门时,与抬头看的灰原哀四目相对。

哀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她突然觉得,这世界简直太小了,小的让人感觉不真实。十年的往事,在一瞬间跳出了尘封了许久的记忆。她呆呆的看着那个男生,那个男生也呆呆的看着她。仿佛过了十年般的长久,其实只有数秒,哀开口了:

“有案子么,赶快去现场吧,大侦探。”

“一定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他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自习室的门外了。

哀不去管那支掉在地上的笔,任凭眼泪不受控制的在重力的作用下滴落。十年未见的故人,却在今天重逢。

那个男生,名叫江户川柯南,原名工藤新一;这个女生,名叫灰原哀,原名宫野志保。


学校旁边的TATSUYA咖啡店,挤满了各色的人,以情侣居多,其次是躲雨的人们。

柯南和哀坐在紧靠玻璃幕墙的座位上,哀用茶匙轻轻搅动着面前的咖啡,看着街上的积水。不断落下来的雨滴,打在水面上,冒出一个个水泡,破裂,出现一圈圈波纹。

没有见到柯南前,总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讲;现在坐在他的面前,十年的话语却忘的一干二净,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这十年,过的好么?”

“还好。你呢?”

“也还好。”

两人忽然沉默了。

“十年里,你和谁联系过么?”哀问。

“除了我父母常联系外,十年里,只在我上大学前,给博士打过一个电话,和他聊了聊。”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也上这所大学?”

“他也没有告诉我你上这所大学啊。”

“那个糟老头!”两人同时笑骂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博士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喂,柯南,你有女朋友了么?”哀问。

“没有,但候补充足,怎么?”

“你可是已经二十七岁了。”哀提醒他。

“那你呢,我想你应该也没有男朋友吧?”

“要你管!”

“你也一样已经二十七岁了。”柯南喝一口咖啡。

“可外表是十七岁。”两个人苦笑。

“和我出去走走吧!”哀要求。

“我没带雨伞。”

哀从挎包里拿出一把袖珍折叠伞晃了晃。

“那好。”柯南喝光杯中的咖啡。

哀撑开伞,两人走出咖啡店。

一天后,TATSUYA咖啡店贴出一张寻物启示:本店于8月29日在靠窗一排座位下捡到雨伞一把,请失主认领。8月30日


10月21日,天气晴朗,各系足球联赛,刑侦系对法律系。

“加油,加油……必胜,必胜……”场边拉拉队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常。

主裁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看台上,几个女生像着了魔似的,为自己支持的球员加油,尤其为柯南和小林。


“呀,灰原,你也来看球赛么?”一女生问道。

“是啊,绘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看看么?”哀笑着反问。

“你来给谁加油啊?”另一女生问。

“唔,灰原从来没看过足球的,肯定是有心上人在场上,这里又是刑侦系的拉拉队,肯定是咱们系的哪位帅哥啦。对吧,纯子?”绘理分析。

“不愧是刑侦系的。”哀赞道。

“那到底是谁呢?江户川?小林?江岛?不对,肯定不是江岛,江岛有女朋友了。那是小林还是江户川?我看只有着两个人能配的上你了。”

“加油的时候,我会喊出他的名字的!”灰原答道。


“现在刑侦系控球,中场13号阪上仓夫大脚传前锋,但被法律系头球破坏,球还在刑侦系脚下。回传,中场继续控球。哎呀,刑侦系6号横传失误,球被法律系阻截。前插!还好,后卫渡边健大脚解围。刑侦系在倒脚,他们突然发起进攻,球传到前锋5号江户川柯南脚下,带球,过人,漂亮,妙传7号小林信介!小林轻松的晃过防守队员将球推进球门,简直太轻松了。上半场第27分钟时,由5号江户川妙传,7号小林射门得分,刑侦系1比0暂时领先。”解说员的声音在体育场上空回荡着。

“加油啊,江户川!”绘理像疯了似的大喊。

“灰原,你不加油么?”纯子纳闷。

“要加油啊。”

“可是……”

“等她喊完。”哀指指绘理。

“新一,加油!”哀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回头。

“新一?咱们队有这么个人吗?”绘理与纯子面面相觑。


比有扩音器的解说员声音还大的,是一大群女生的叫喊:“江户川加油,江户川加油……小林加油,小林加油……”

“法律系的全面进攻比较犀利,也比较有效,刑侦系一时毫无办法。11号山下明介起脚,可惜呀,太正了,直接被守门员江岛扑住。江岛迅速把球开出来,后卫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直接转移给中场,中场迅速前插。刑侦系的防守反击及其迅速,法律系的大部分球员还在前场,离球还有一段距离,后场只有4名防守队员。3号真中接球,晃过,横传到5号江户川脚下,江户川过人,起脚,什么?竟然是个假动作,骗过了守门员,足球直射空门。真是艺高人胆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用假动作来戏弄守门员,要知道,后面两名防守队员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上半场第36分钟,5号江户川接3号真中传球,再次破门得分,刑侦系2比0领先,今天江户川的表现真是可圈可点。”


“听见我为你加油了么?”哀在电话里问。

“听到了,那么大声,除非我是聋子。”柯南说。

“是吗?你听力不错啊。”哀笑笑,“除了我,那么多人给你加油呢,你竟然能听见我的声音。”

“哎,他们都叫江户川,叫新一的,除了你还有谁?一听就知道是你了。”

“为了庆祝你们队得胜,今天晚上我请客。”

“真的?太棒了,很久没有人请我客了。”柯南喜出望外。


四月,正春光明媚、气候宜人,早已脱离了冬天的寒冷。春雨如烟,冬日的严寒也被悄然融解,恰似轻纱,笼罩了一切。这个季节的雨,更像一点破土的新芽,淡淡的渲染出一丝生机与温馨。

哀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和绚烂的春光有几分相似,同样都有一种不安在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她的心脏跳出来。很美妙,她喜欢这种感觉。

“柯南,陪我出去走走吧!”哀问在教室门外等她的柯南。

“外面在下雨啊。”柯南把有限的两本书换只手拿。

“我知道,雨不大,我有伞的。”

“好好,反正你们教室里马上有考试,我也不能呆在里面了。”


“你知道么,柯南,我很喜欢下雨的。所以老要你下雨的时候陪我出来。”哀对同在一把雨伞下的柯南说道。

“这样啊,我对雨也不反感。”

“听雨在伞上跳动的声音,感觉很温馨。”哀说道。

“看不出来,你还蛮有诗意的啊!”柯南惊讶。

“你以为呢,我只会单纯的搞研究吗?”

电话突然响了,吓了她一跳,哀打开书包拿手机接电话:

“你好,我是灰原哀。……啊,对,就是那样,……找绘理就行。……那好,再见。”

她把手机放回书包里,但突然发现书包里少了什么。

“柯南,你有没有看见我的一个挺大的黑皮面的薄本?”她问柯南。

“没有,……等等,刚才出教室的时候好像在你桌子上。”柯南回忆,“那个本子很重要么?”

“本子不重要,可是里面夹着一封很重要的信。”

“什么信那么重要?我看是够呛了,考试前教室会清场的,书本什么的没人认领肯定会被丢掉。”柯南表示遗憾。

“真糟糕。”哀面露沮丧之色。

“要是寄给你的?说不定会有人送回来。”

“是寄给我的,普通信封,上面印着一只海豚的画,信已经很旧了。”

“啊!”柯南若有所思。

“唉,算了,真倒霉。”哀十分难过。

“先别想那些烦心的事了,在与里面走走,会好一些吧,”柯南安慰哀,“其实这样在雨中走走,也很好。案件总是让我很不愉快,还有那些聒噪的的女生,有点烦人。”柯南抱怨道。

“有女生追还抱怨,里面可有条件相当不错的呢。”

“不错是不错,可是,我已经二十七岁了,让我和十七岁的小女生交往,实在是……”柯南挠挠头,“要是像你我这样的,倒还好说。”

哀的心头一紧,好像主动脉的血流量骤然增加了一倍,心脏有种要跳出胸腔的感觉。

“关于你丢的那封信,是不是这样写的?”

哀的心跳更快了。

“灰原,姑且让我这么叫你吧,志保我叫不惯。

我知道你也很努力的在进行解药的研制工作,可是,不能就是不能,干什么浪费时间呢?你不是搞研究的么,这种投入与产出严重不成比例的事情,干了也没有意义,不是么?现在这个样子,我已经习惯了,其他人也都习惯了,就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好了。

不过,我不能让兰一直这样等下去。虽然现在黑之组织已经消失,没有危险了,但我现在的样子,还是始终在让兰在等待,无论她知不知道柯南的身份。兰也是个女孩子,也有女孩子的情怀与青春,如果这样下去,那就太可惜了。新一也好,柯南也好,看到兰的这个样子,总会不好受。也许,我不在她的身边更好一些。其实,我也很自私,我不想更加痛苦了。

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向兰撒谎,随便什么理由,我没有勇气亲口对她说。至于我会去哪里,我的父母会帮我的。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吧,如果我们能再见面,我一定还你。临走之前,我想还是通知你一声比较好,否则太没有人情味儿了。我后天出发。

江户川柯南”

“柯南……”

“我应该在上面加一句的。我爱你,哀!十年后我把它加上,不算晚吧?”柯南紧紧握住哀撑伞的手,微笑。

“大白痴……”哀已经流泪了。

“我说过,我一定会还你这个人情的,虽然,是在十年后。”

“傻瓜,那是欠了我一个更大的人情啊!”顾不上擦泪,哀已经被新一拥在怀里了。

伞外面的雨,一直在细致的浪漫飘落。春雨,总令人感到温馨,有雨的春天,才更像一个浪漫的春天。

2006年8月29日(计6028字)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雨 是个好东西呀

TOP


礼炮很会写感情的~~羡慕~~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N久以前还年少时候的文了,现在看有点汗颜。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感觉......
有点...纠结呢...-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其实俺现在看也是觉得相当纠结,那时写文还很木有经验,乃们不许笑!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怎么会笑~
只是觉得每个人果然都是一步步的走上去的~
心里平衡了点......= =
郊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你和你喜欢的人相互依偎。
看着远方的风景,眼神逐渐迷离。
女人在你身上蹭了蹭,像小猫一样,靠近你的怀里。
用手勾住你的头,把嘴唇往上凑。
接吻,继续接吻。这一刻,天长地久。

TOP


回复 6# lipaoliuhao


    06年的文章呀……
hohoho~~扑倒志保吧……o(>∨<)o……

TOP


这篇文并不差,只是比以后的缺乏推理

TOP


终于看见喜文了

TOP


我就说,从这个文的名字到内容我应该都是看过的嗯。原来是礼炮君的亚。倒是真不记得作者名字,哈哈哈~~~

TOP


这篇文也看过好几遍了,但现在看来还是很有感觉。
ひとりひとりはひとりの瑶様は、自分の世界に縦横の跋扈する

TOP


写了好几年的文了,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思想还真是幼稚啊。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LS2位好像镜像头- -
凝神静视,然后超越。

TOP


礼炮叔好~为什么我觉着人物挺扭曲的呢?【一没忍住就问了,表PIA我哈~】
我真的想学好数理化啊!

TOP


一天写完的,一天我都打不出这么多字。。不过跟现在的文不一样
炮叔的文好像都看完了呐,都在论坛里吗?
在来不及以前,渴望来得及

TOP


喜歡這篇文章!
真是太有愛了!
收藏!XD

TOP


(・ิϖ・ิ)っ
5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TOP


楼主的作品都看了个遍,好喜欢这种甜甜的感觉……不仅甜,而且甜而不腻

TOP


赶脚甜甜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