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柯哀] 【原创】千杯不醉

本帖最后由 lipaoliuhao 于 2011-12-8 23:26 编辑

千杯不醉

  

江户川柯南同志是个侦探,而且是个很有名的小学生侦探。他推理能力很强,但更强的,是在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铁拳之下,还依旧能顽强活到现在的、堪比小强的强悍生命力。

然而,这种强悍并非没有克星。每当他的气焰嚣张到一定程度,灰原哀总会及时发挥作用。无论这个名为“江户川柯南”的木马程序多么顽固,总是抵不过灰原哀同志的一招简简单单格式化全部硬盘的大杀器。

  

“你自己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哀坐在沙发上,眼皮都不抬地拿起面前的咖啡啜着,冲着对面站着的人道。

“我……我……”柯南嗫嚅,在现场无比活跃的他现在和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猫没什么区别,都是可怜兮兮地耷拉着脑袋,“不就是推理得精辟了一点么?”

“精辟了一点?”哀终于抬起眼皮横了柯南一眼,“是不是你以后打算把毛利侦事务所探的名字改叫‘江户川侦探事务所’啊?”

“要是他不反对,我是挺乐意的。”柯南小声对自己说。

“还嘴硬!”哀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自己说,当初是怎么和我保证的?尤其是第三条第二款。”

“我想想,哦,绝不在公开场合代替小五郎叔叔推理,绝不在公开场合做不适合小学生的活动,绝不在公开场合谈论黑之组织的事情。”

“亏你还记得,”哀从钱包里翻出一张纸,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柯南对她做出的保证,共计五条二十款,“我看看你今天违反了多少……一……二……三……四,一共四款。”

“有这么多?”柯南战战兢兢地问。

“自己看。”哀把保证书亮在柯南眼前,“鉴于你今天严重违规,解药交给你的时间再往后推迟八天!”

“博士……”柯南用嘴型向躲在一旁围观的博士示意他现在需要求助场外观众,“救救我。”

博士也同样用嘴型回答他:“自己的老婆自己搞定,我无能为力!”

柯南扁着一张苦瓜脸无奈地冲哀点了点头,接受了屈辱的不平等条约。

“那么,十天之后,你就可以得到永久有效的解药了。”哀把保证书折好放进钱包里,向厨房走去,“我去做饭,你自己好好反省。”

“这订婚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柯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还不都是你自找的?”看到哀进了厨房,博士终于凑了过来,“我都不敢和小哀叫板,更别说你了。订婚之前你太嚣张了,现在好了吧,活该!”

“博士你……”柯南气结,翻着白眼说不出话来。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博士摊开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订婚之前我也没嚣张啊。”柯南已经快哭出来了。

听到这话,哀穿着拖鞋扎着围裙,手上还操着菜刀,噼里啪啦的就从厨房冲了出来,脸上一脸戏谑:“啊啦,原来那天晚上,在天台上威胁我如果不答应订婚就跳楼的,不是你么?”

“这个……我记不清了哎。”柯南看着离自己鼻尖不到三厘米的的菜刀,挠挠头道,“我说过那样的话么?”

“那好……”哀斜着眼睛笑了起来。

“好吧,我说过,那你还要再听吗?”柯南很迅速地接口。

“想——”哀刚要接着说下去,猛然听见厨房油烟机自己转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回去,“你个头啊——该死,油锅差点着了!”

  

呐,两个小学生订婚这种事情,即使在Twitter上也不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用灰原哀自己的话说:“那种情况下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一边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一边是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无论是道义还是经济利益,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会两个都选吧。”这是上一次服部平次来东京时,哀这么向他解释的。

但柯南并不是这么对服部平次说的,他的版本是:“那种情况下,哀已经被幸福冲昏头脑了,我的嘴唇都差点被她啃出溃疡。女人和龙在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区别。要不是那枚戒指,我的肋骨可能还要多断两根,她搂得太紧了。”

“不可能!”哀在做菜的间隙坐在桌旁,不屑一顾地说道,“肋骨骨折你还能大喊大叫,那就真奇了怪了。”

到底是谁在夸张服部平次无从所知,毕竟那天晚上天台上不可能有第三个人。但柯南把订婚戒指交给哀,并且哀没有拒绝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服部平次很周到地叮嘱柯南:“你结婚之后,要是觉得失去了自由,一定打电话给我,一起再喝一杯。”

柯南用疑惑而纯真的眼神看着服部平次,服部平次正一边嚼着秋刀鱼一边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你该不会……”

“You are right,我现在已经失去自由了!”服部平次悲哀地说,端起面前的清酒一饮而尽。

“但我看你好像挺幸福的——”柯南劈手夺下了正把手伸向酒瓶子的哀,“喂,你还没成年吧?禁止饮酒!”

哀撇撇嘴:“只比红酒度数高了一点而已,有什么关系?不让喝算了,我去给你们弄菜。”说着她用柯南的筷子夹了几片火腿塞在嘴里,站起来向厨房走去。

望着哀的背影,服部平次对柯南道:“她是个好女孩……”

柯南不客气地打断他:“你要敢跟我说‘可是你们不合适’,我就掐死你。”

“就这么即将嫁给你可惜了……”服部平次一时没收住嘴,脱口而出。

“我一样掐死你!”柯南拍案而起!

     

柯南以为,或许每个女生都有两面,很多人在外人面前很淑女可爱,但私底下便暴露了凶残的本性。就好比他的兰姐姐,向来是把爱情放在第一位的,但到头来终于发现缺少的只是一种安全感。再比如灰原哀,她在众人面前一向是表现得古井无波,甚至给少年侦探团一种哪怕天塌下来她都不带抬眼瞄上一瞄的感觉。

但那只是表象——而已。

     

“你……你要干什么?”柯南刚刚睡醒,睁开眼睛就看见哀的投影在视网膜上渐渐放大,吓得他骤然跳了起来,一点一点向后退,步步惊心。

只穿了睡衣的哀面无表情地抓住柯南的手,把他拖回床上:“昨天睡觉脖子扭了,给我捏捏!”

“我还以为,”同样只穿睡衣的柯南心有余悸地把手放在哀的颈阔肌上开始娴熟的按摩,“还以为你要对我用强呢……”

“这个提议不错,下次有空我会试一试。”哀闭上眼睛,“右边再靠下一点……对,就是那里,特别疼。”

“昨天几点睡的?”柯南问。

“不知道,我没看表。”哀很满意柯南按摩的力度,舒服的几乎要哼出了声来。

柯南一下一下有节奏地用拇指和余下四指揉捏哀的颈部肌肉,由内至外、由上至下。捏了几分钟后又立掌成刀,像剁肉馅一样劈砍。

柯南自我良好的邀功道:“感觉怎么样?”

“非常舒服,我看即使你不能做侦探,还可以做按摩师嘛。”哀抿起嘴,满意地点头称赞。

柯南没回答,只是顺手把哀推倒在床上。

“喂,”哀纳闷道,“想推倒我的话,方向错了哎,应该是A面朝上不是?”说着就要翻过身来。

“别那么思想不健康好不好,今天我大发善心买一送一,给你加个脊柱四肢按摩。”柯南瞪了B面朝上的哀一眼,“胸部还没发育的女生,暂时对我还没有诱惑力。”

“你思想就这样健康的?”哀的声音因为柯南通通通的敲打也变得发颤,听起来像是老式的留声机,“我的电脑里有苍井老师未公开出售的视频,你应该会喜欢。”

“你不如说我应该直接娶一头奶牛!”柯南翻了个哀看不见的白眼。

哀努力地扭过头想和柯南对视,但还是受限于人类的颈椎结构特点而宣告失败:“哎,我告诉你,我原来可是C Cup,难道这样还不行?”

“胡说,你最多只有B,”柯南一边捏住哀紧张的竖脊肌搓动,一边表示怀疑,“我在杯户饭店的天台上见过的。”

“哦,你见过啊,那当我没说。”哀自觉地闭上了嘴。

“好了,以后再让我知道你熬夜,在椅子上打盹,我就把戒指要回来。”柯南拍拍哀的脊背,是那种很纯洁的拍法。

“你敢!”哀从床上爬起来,“告诉你,江户川柯南,你这辈子就别指望从我手心里面逃掉了。”

柯南把乱成一团的被子叠好,拉展床单:“你敢对外人也这么说么?”

“不敢,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哀拉开门向洗手间走去。

但她走了没几步又趿拉着拖鞋又推开门回来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没日没夜的做解药?”

柯南一怔,想了好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哀用好看的、带着点淡淡蓝色虹膜和一点眼屎的眼睛看着柯南的眼,认真道:“我不想让你我的灵魂在这样的身体里太久。”

柯南依旧云里雾里,他打了个呵欠,走到窗前唰的一声拉开窗帘,让具有强烈的光芒照射进房间里,问道:“太久又如何?”

“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对吧。”

“这不是废话么!”柯南撇嘴,“我还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呢。”

哀向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你也知道我向来在人前冷漠,但对你和博士,几乎从不隐瞒自己的感情和想法。”

“为什么?”柯南一直不解。

“十八岁的思想在八岁的身体里呆得太久,会渐渐地迷失。我不想让自己对你的感情,慢慢退化成小孩子间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那种感觉,充其量只能叫好感,绝不会上升到爱情。”哀听到卫生间的门响了一声,“我去刷牙,不说了。”

“喂……”柯南拿哀一点辙都没有,“你好歹给我解释清楚啊,这叫什么事儿?”

      

哀回忆从自己变小开始到现在的两年,仅仅两年,自己的性格已经改变得很多了。类似糖拌西红柿到西红柿炒鸡蛋的那种转变,总体一样,但已经变得颇有点不像原来的自己了。同样,柯南也愈加的像一个小学生了。为什么?

那是因为,虽然灵魂和思想是十八岁,但身体却是八岁。八岁的身体,只能处于八岁的孩子应该生活的环境中。客观事物是基础,脱离了十八岁应该接触的客观环境,思考的东西不再复杂,思想必然会退化。让一个设计导弹的卖十年茶叶蛋之后,他能记得万有引力公式就不错了。

那么感情呢?

感情应该也一样。没有经历过复杂环境的感情同样不成熟,只靠一个爱情信念维系的爱情,和图腾崇拜没有区别,同样虚无缥缈、毫无基础。

哀开始有意识地反思自己的感情: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只是缺少男人的关爱?

她想起了曾经追求她的Gin,然后她那天中午没吃饭,恶心的。那么,只是缺少男人关爱这一点可以Pass了。不过,除了他,难道不能爱上别的人了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啊。她试着去喜欢别的高富帅或者穷矮挫再或者它们的各种组合,然而他们无论如何都缺了一种让自己心中悸动、酸涩、隐隐心痛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只有柯南才能带给他。不过下一步,哀准备试着喜欢外星人,但前景不看好。

哀读过这样一句话:懂你的人,会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不懂你的人,会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她不大清楚柯南是不是懂她,同样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懂柯南。但两个人吵架的时候总能在恰到好处的时间互相服软,破案的时候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手势就能传达给对方信息。至于心灵感应神马的,哀从来没有觉察到,她自认为自己与柯南都还没有出现幻视幻听,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正在英国学习法律的兰,一直用着她自己的方式去爱工藤新一。可以看出,她很幸福地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憧憬中,却没有想过工藤新一是否欣然接受。

小孩子做久了,自己对他的感情想来也会慢慢褪色,再回到朦胧、单纯的好感,而非现在这种互相需要对方陪伴的爱情。所以哀和柯南单独相处之时,会一改冷漠的性格,释放自己内心深处的炽烈,以提醒自己正处于一个可以品味恋爱滋味的青春时节。

只是,同样正在享受恋爱地柯南实在太不给力了!给他写过情书的女生至少能新组建一个自卫队了,甚至还公开调戏他。但他和哀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居然会脸红。最要命的是,这个吻是哀主动的。

“那家伙完全是属于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类型,就差告诉他‘来吻我吧,我批准’了。”哀曾经深入的剖析评价柯南,“都撞见洗澡多少次了,居然还会大脑当机,两个小孩子的裸体能有什么啊。”

“麻烦您下次洗澡的时候别老是让我给您拿毛巾好不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柯南一提这事就来气,“每次都不拿毛巾,每次都让我送进去,你自己好歹遮掩下啊,太旁若无人肆无忌惮了!”

“我都不在乎,你个男人怕什么?”哀对柯南这种有色心没色胆的行为很鄙夷。

      

柯南很担心某一天自己会被哀就地正法,最佳的防守是攻击,所以他决意要找到个机会一举反攻。吃完解药那天晚上,显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地反攻的机会。

柯南和哀想恢复原来的身体就像博士希望放开胃口吃鸡腿一样,是一件盼了很久的事情了。一旦有实现的条件,中间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的。以哀精益求精的要求和娴熟的技术,中间出乱子的几率和天上掉下来个冰箱砸死个来地球买冰棍的外星人的几率一样渺茫。

“别挡路,我觉得你们还不如原来呢,变大了太占地方了。”博士抱怨道,同时扫了一眼窝在沙发里、被少年侦探团用游戏机狂虐的工藤新一。

“今天晚上庆祝我们两个变回来,博士你可以吃炸鸡。”新一专注于液晶电视的屏幕,手指努力地操作着,但依旧阻挡不住光彦用一把AK47爆掉了他控制角色的脑袋,“你和孩子们一起去吧,小樽寿司屋东京分店。”

“你说什么?”博士一愣,继而语无伦次,“老天有眼,真主Jesus Christ保佑啊!”

“光彦你太变态了吧,我都死了你还鞭尸?”新一突然忿忿道,“不玩了不玩了,我打电话问问哀走到哪里了。”

志保恢复原状之后立刻就去银行解冻宫野志保名下的账户了(这业务需要本人亲自办理),虽然钱不多,只有二百来万美元,但那也是钱啊。

所以,新一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好一系列作案工具,包括一只名贵的红酒在内的一桌子美食,和四张高级寿司店的免费券。

用脚趾头也能看出来,后一种工具是给博士和三个孩子准备的,为的就是把他们赶出去,免得影响他的反攻泡妞大计!这种当——博士和孩子们很乐意上,而且都盼着能多有几次。但他们都表现得很勉为其难,纷纷表示要不是看在志保的面子上,才不会出去吃晚饭呢。

“吃完我送孩子们回去,可能回家要十一点。”博士说道。

“啊,博士,你不觉得孩子们回家之后,在星巴克喝点东西比较好吗,那样大概要等到十二点了吧?”新一咬了咬牙,拿出一张星巴克的招待券。

“喔,你的建议很好呢,那就这样好了。”博士笑眯眯地接过来揣进兜里。

“你们等着吧,”新一送他们出门的时候,一边微笑着表示感谢诸位配合一边在心里暗骂,“等把志保搞定之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噫,虽然有点俗,但我得承认,这样弄真的挺有气氛,谢谢你。”志保回家视察工作后,对新一的筹备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你说谢谢的时候,能不能诚恳一点?”新一点起蜡烛,关掉屋子里所有的灯,“瞧那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两人分别坐在桌子两边,志保用开瓶器把红酒旋开,倒在两个高脚杯里。她想了想,举起杯子和对面的人轻轻磕了一下,清亮地“叮”了一声。烛光摇曳下,志保脸上的光芒愈加动人,看得新一不禁有点呆了。

“喂,你不说点什么?”各自喝了一口酒之后,志保打断他的胡思乱想。

“呃……总算变回来了。我……我可以……”新一还没喝酒就开始语无伦次,脸上也开始发烫。

“不是这个!”志保不客气地打断他。

“解药很好……”

“也不是这个,你知道我要听什么。”

“今天,今天晚上太阳不错……”新一的CPU彻底短路了。

“白痴!”志保小声咕哝。

新一开始确实有点紧张,因为此前他只在杯户饭店见过一次志保的真容。那时形势不容他乱想,但现在红烛红酒,佳人对坐,不由他看呆。

“你说,我和江户川柯南,你和灰原哀,是一个人么?”新一忽然换了话题问志保,同时虚举了一下杯子。

“是,但也不是,”志保也抬了抬手,和他一起又喝一口,顺便切了块鹅肝塞进嘴里,“他们面对的人不同。”

新一摆摆手打断她:“别说什么工藤新一是兰的,柯南才是你的,我一直是你的。”

“哪个不是我都不乐意!”志保白了他一眼,“我是想说,新一和柯南代表了你的两种性格,你不觉得我们做柯南和哀的时候,更任性一点?”

“没有啊,哪里任性了?”新一莫名其妙。

“虽然柯南比新一肩上的东西更多,但小孩子有宣泄自己真实想法的特权。长大了,就要把一些事情放在心底了。”志保脸上开始浮起一层红晕。

“你说的对。”新一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真的?”

“真的!”

志保大声道:“那看着我的脸,说你没说的话。”

新一的目光不住的游移,就是没有办法定位在志保脸上,最后落在了志保的颈项下、胃上面的区域。

“顺序错了,那里你可以过些时候再看。”志保气不打一处来,干脆放下酒杯伸出手越过餐桌,直接揪住了他的两只耳朵,强迫他看向自己。

“哀……”目光接触志保容颜的瞬间,新一突然淡定了,“我爱你,不只是喜欢,还有爱。”

“我更爱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吧?”志保松开他的两只耳朵,它们现在已经微微泛红了,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志保揪的。

“你爱我我没意见,你呢?”新一耸耸肩,又举起酒杯,“再来点吧。”

“我早就没意见了,否则看见我洗澡之后你怎么还能活下来?”志保也举起高脚杯,“我早说了,爱情得在个适当的年龄才合适,现在是不是感到比以前更深刻?”

新一点头,然后第二次“叮”,两人杯中酒都被一饮而尽。

“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然后对我做点什么啊?”喝了几轮之后,志保瞄了一眼酒瓶,里面已经快见底儿了,“总是让我喝酒,你自己倒喝的少。”

“没……我酒量不小呢,不到千杯不醉也差不多。”新一的脸可能是被说破阴谋、也可能是喝多了,红彤彤的,“但主要是壮胆,否则让我说‘我爱你’有点困难。”

“那……”志保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在烛光照耀下分外妖娆,“敢亲我吗?”

新一二话没说,站起来走到志保身后,双臂环住她,微烫的嘴唇轻轻贴上了志保的面颊。志保随即扭过头来用同样的进攻武器进行反击,战况激烈、如火如荼,隐约间能感到血肉横飞的惨烈。

“喂,你怎么了?”正为自己占上风沾沾自喜的志保忽然感觉身后重量猛增,才发现新一已经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

“没事,”新一一个激灵,“就是绊了一下。”

“喝多了吧,”志保难以置信的看他,“你酒量可太小了,还没我喝的多呢,居然比我先倒下。”

“我哪里喝多了?志保,听我说,如果谁要抢走你,他得先把我变成尸体。能把我变成尸体的动物只有恐龙,可它们早灭绝了!”新一嘟嘟囔囔道。

“好好!”志保嘴角扯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进屋休息吧。”

卧室的门被关上了,只剩下餐厅里的几支蜡烛还在燃烧,慢慢化成柔软的烛油融在一起。

      

隐隐约约听见清晨麻雀的叫声,工藤新一习惯性地翻个身,打算把被子裹紧一点继续睡。

但是,可是,然而,他发现被子下面、自己怀里好像多了点什么,好像是——宫野志保!

工藤新一就是工藤新一,他没有像普通人一样大喊大叫,也没有惊讶的掀开被子质问怀里的人,只是把志保搂紧,拽了拽被子把两个人盖严,然后继续睡觉。

“昨天我喝多了?”新一一边系衬衣扣子一边问正梳头的志保。

“当然你喝多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你拉进卧室睡觉。”只穿着内衣的志保对着镜子使劲扭头,看自己后面头发有没有翘起来。

“再然后呢?”

“再然后睡醒了就起床啊。”志保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太没水准了。

“咱们两个,有没有做什么?”

“当然,那种情况下,我不做点什么不太对不起自己了?”志保轻描淡写道。

“哈!?”新一迷茫了。

“喏,记得换一条床单。”志保用眼神示意床单上的类日本国旗图案,“你喝多了,但还没到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地步。所以,我就把你迷奸了,表现不错!”

天呐!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新一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本来是打算把志保灌醉搞点气氛然后……可现在反而被志保放翻了。

“喂喂,别郁闷了,过来给我把后面的钩子扣上。”志保命令道,“你看我可没说谎啊,绝对是C。”

“你杀了我算了,以后怎么见人啊!”新一哭丧着脸给志保帮忙。

“你还想到处宣传么?”志保回头瞪了他一眼,“给我乖乖的,别以为变回来我就没办法限制你了。”

“呃,好吧,我知道了。”新一在志保的脸颊上轻啜了一下,“你真漂亮!”

“这还差不多……”

此时的博士,正一边吃吐司一边骂骂咧咧:“这两个家伙真过分,让我那么晚回家不说,还留着一桌子餐具不刷!气死我了!”

      

“我说服部,最近有空吗?”

“没空!”

“我结婚之后咱们就没再见面了吧,带上和叶和菱,我通知兰和新出,一起聚一聚吧。”新一拿着电视遥控器换台。

“你请客吗,你请我就去。”

“我请!”新一笑骂,“我见见干女儿还得这么费劲。”

“我以为你和志保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管我们家菱了呢。”服部也笑道,忽然用了极小的声音道,“是不是觉得失去自由了,打算一起喝点?”

一阵沉默之后:“是。”

“哈哈哈,你自求多福吧,你必然是要被放倒的那个!”

“别吹牛,我可号称千杯不醉。”

“两杯红酒就被女人放倒的人没资格说这话!”

“滚!”(全文完,计7848字)

2011年12月5日——2011年12月8日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追随礼炮哥过来看H文~
ひとりひとりはひとりの瑶様は、自分の世界に縦横の跋扈する

TOP


新一你个战5渣……两杯红酒啊喂!你要真是处心机虑考虑了很久怎么能不在事先试下自己的酒量!
偶然的幸运之鸟一起飞落在他的肩头。
sayonara

TOP


排版排了半天,这个格式真是难弄啊。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TOP


这篇真是太欢乐了,A面B面柿子炒蛋和外星人什么的~可能我觉得写得很生活很现实,(笑)以及小柯太受了。

在17岁那个年纪,我的侦探才能或许会登峰造极,因为我在7岁拥有了这个叫做工藤新一的全部记忆。--《工藤新一回忆录》
柯哀为屋天下为家~——爱你们的鸭梨~

柯哀是场持久战!

TOP


“你不如说我应该直接娶一头奶牛!”

看到这句话我一下子就喷了。。。。

TOP


喜欢闪亮的东西不该是喜鹊或者园丁鸟之类的?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TOP


很好难得看个文看得我很开心!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哈哈,太有爱了。。千杯不醉??估计新一是故意的。。早有预谋了。。哈哈

TOP


字体棒,我很喜欢微软正黑体....=W=

对话好有趣啊XDD 笑死XDDDDD
工藤乃太没用了居然还要哀來推倒你.....
在家千日好。

TOP


同爱字体,同喷,
我说洗衣机你也太逊了吧?两杯红酒,我都倒不了。。。
在来不及以前,渴望来得及

TOP


不行了,笑翻了……这用手机才刚刚看完……
洗衣机你个小受~
哎~算了,爱之深则受之切
ひとりひとりはひとりの瑶様は、自分の世界に縦横の跋扈する

TOP



哀好女王啊。。。
喜欢那一段太搞笑了啊哈哈哈

TOP


我昨晚关机前没看完,把文章搬进手机里在被窝里看完的,,一边看一边笑,笑得我彻底不行了…… 但不觉得夸张,很真实

而且尽显志保的御姐风范啊~

多么有爱的文章 XD  就喜欢看这种欢乐的 ~~~

TOP


本帖最后由 灰原哀雪 于 2011-12-9 17:11 编辑

啊啊啊~炮大的文一向那么有质量!上班偷偷溜来逛就发现好文啊!
赞一个啊~“让一个设计导弹的卖十年茶叶蛋之后,他能记得万有引力公式就不错了。”这句亮了。
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TOP


名侦探微量红酒被放倒迷奸,洗衣机君你脸往哪搁啊!
他们从不会思念对方,因为他们之间没有缠绵眷恋浓情蜜意;
可他们从不会忘记对方,因为他们的羁绊从始至终都像血液一样深深嵌在生命里。

TOP


回复 14# 潇湘竹女


    志保不是御姐@_@!
以后请叫我炫酷少年张二嘎



TOP


好久不见炮大文,悲剧咱不看,所以饥渴好久的咱终于满足了。话说志保不是D么?…为什么要提gin呢………为什么某新得逞的这么无辜…想起老湿的吐嘈:像新一这战斗力只有5的残渣还是回38线放羊捡牛粪去吧。


某藤福分啊,n生有幸啊,他最大的愿望其实就是睡醒后身边多了个志保,床单变成国旗吧?
以后请叫我炫酷少年张二嘎



TOP


回复  潇湘竹女


    志保不是御姐@_@!
zhypai 发表于 2011-12-9 18:49



    我觉得是吧…………说女王有点过了……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回复 19# panzerVI


    傲娇萝莉,美腻少女。
以后请叫我炫酷少年张二嘎



TOP

返回列表